不要再塞冰块太多了*坐在沙发上强吻

时间:2020-04-02 17:38       来源: 网络整理

随着陈欣的一阵哆嗦,戚云峰抽出了手指。

闻了闻,戚云峰并没有闻到腥味或者是橡胶味,有的只是骚味以及烟味而已。

文学

怎么可能连里面都会有烟味?

瞬间,戚云峰被吓得脸色煞白。

他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场景,有个男人在压开他妻子那儿的前提下往里吐烟雾。

至于他妻子,在他想象的场景里则是一脸的妩媚和享受。

他妻子难道已经下贱到了那种地步?

缓缓站起身,一脸怒意的戚云峰吼道:“你他妈的最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被丈夫这么一吼,陈欣的眼泪流得更凶。

“别只顾着哭!给我说个清楚!否则明天就去离婚!”

“别……别这么大声……会吵……吵醒妞妞的……”

“你是怕你的丑事被妞妞知道吗?”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戚云峰道,“假如你怕,那你就不应该在外面跟其他男人乱搞,更不应该把……”

“我没有乱搞啊!”打断丈夫的话的陈欣道,“都是那个醉汉干的!”

“他干你了?”

“肯定没有,”已经没有再捂着嘴巴的陈欣道,“下班回来后我是在路边等车,但一直打不到车,所以我就沿着路边慢慢走。当我走到一处没什么人的地方,有个醉汉突然走过来跟我说话。他一直叫我老婆,但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所以我就没有搭理他。结果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我,还说不许我再离开他。我挣扎的时候,他突然将手伸进了我的裙子里,还把我的裤袜以及内~裤给扯了下去。在我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我感觉到下面非常的疼,他直接拿烟头烫我那里。回过神的我立即推开了他,然后拉起了裤袜和内~裤。我知道我肯定遇到了神经病,所以我急忙打电话给你,结果后面手机不仅被他抢走,还被他给扔了。再后面因为有路人来帮我,他才跑掉的。”

说完,陈欣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看着可怜兮兮的妻子,戚云峰都在想着妻子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是真的!

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

所以肯定是他妻子随口编造的谎言!

想到此,戚云峰道:“我想相信你,但我没办法相信,因为连里面都有烟味。要不是有男人掰开之后往里吐烟雾,里面不可能会有烟味的。”

“在被烫伤之后我立即穿起了裤袜和内~裤,这时候是有烟雾在我的内~裤里的。”

“所以你是想说烟雾跑进去了?”

“嗯。”

“难道你下面那张嘴一直张开不成?”

“那个神经病跑了之后,吓得腿软的我有坐在路边,所以烟雾跑进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老公,我真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请你相信我。”

“我虽然不是女人,但有一点我还是清楚的,”戚云峰道,“哪怕你坐着,哪怕你把两条腿打开,你下面也不可能会像嘴巴那样张开的。”

“我明明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为什么你还是不相信我?”

“因为你的话太可疑了!”

“我知道听起来可疑,可这就是真相,”陈欣道,“事后我想报警,可我又不想让你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过,所以在回到家之后我就想赶紧洗个澡。其实除了洗澡以外,我还想用你的剃须刀划伤被烫伤的地方,这样就可以贴个创口贴,你也就不会知道我被其他男人羞辱过了。”

听到妻子这番话,戚云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他妻子说的话虽然可疑,但也存在着一定的可能性。

在低几率的可能性的支撑下,他找不出理由来完全否定他妻子所说的话。

难不成,他要像个傻瓜那样相信妻子所说的话?

或许可以假装相信,之后继续找寻妻子的证据证据!

只要他妻子真的已经出轨,那出轨证据应该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

想到此,上前将妻子搂住的戚云峰道:“老婆,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的。”

“是我不好,”闭上眼眸的陈欣道,“要是我一回家就跟你说我的遭遇,你也就不会怀疑我出轨了。老公,我之前被烫伤的时候真的好疼,疼得我都希望你在我身旁,那样你就可以像现在这样抱着我了。”

陈欣是在撒娇,戚云峰却完全没心疼的感觉。

而对于妻子所描述的画面,戚云峰居然想到了另一个版本。

那就是他确实像这样拥抱着他妻子,但另一个男人却抓着他妻子的腰肢,边笑边从后面霸占着他妻子。

这样的画面很罪恶,但戚云峰却很难不去想。

皱了下眉头,戚云峰道:“让我看下伤口。”

“等我洗完澡你再看。”

“我现在就要看。”

“嗯……”

待妻子松开手,戚云峰才像之前那样蹲在地板上。

在将黑森林往下压的前提下,红痕才会明显看到。

看着红痕,戚云峰想象着妻子所说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