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真人趴趴动态图36式*全文

时间:2020-04-02 17:37       来源: 网络整理

第二天早上,刚出门就遇见胖子在小区门口等我,看见我他问:“昨晚上没事吧,你爸揍你没?”我咧咧嘴,冲他笑着说,“当然没事了,我爸才不揍我呢。趣*讀/屋”不知道为啥,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有点想哭。

去学校的路上,胖子又问我陈冰的事。想起来今天到学校还能继续在陈冰身上占便宜,我心情逐渐好转了起来。

到了学校,陈冰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了,她今天穿了件窄脚的牛仔长裤,虽然坐着,但那条长腿却依然很勾人。看到我,她用一种很复杂的延伸看着我,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最终也没说出来。

文学

我没理睬她,拿出刚才买的包子,大口吃了起来。说来也奇怪,以前我从不会当着陈冰面,不注意形象的大口吃包子,但经过昨天那件事之后,我一下子就放开了。

快上课的时候,夏磊忽然吊儿郎当的过来问我昨晚上过的怎么样,我知道他这是故意来取笑我。狠没说话,只是狠捏住拳头,妈的,早晚有一天,我要把这孙子打得像死狗一样。

上课之后,我手又不安份了,很想继续摸陈冰,但不知道为啥有点不好意思,不过陈冰似乎比我还着急,才上午第一节课,她就又坐不住了,低着头,双腿夹着,身体不时扭动。偶尔她还把手伸下去,双腿夹住胳膊蹭几下。不过今天她却是不敢去夹桌子腿了。

被她这么一撩拨,我脸皮也顿时厚了起来,直接就伸手按到了她腿上。虽然她今天穿的牛仔裤,但那种丰腴软弹的感觉一点也没减少,依然让我心里忍不住一荡。

我没着急往目的地进发,只是慢慢在她腿上摩挲着,静静的享受着那种感觉。说实话,虽然做的事情不怎么光彩,但我心里却对陈冰涌生出来一种奇异的爱恋,或许有些罪恶,但绝对炙热。

逐渐的,我手开始往陈冰大腿深处摸进去,或许是经过昨天的事,陈冰认命了,她咬着牙,眼睛盯着黑板上边,没再伸手拦我。只不过她双腿紧紧夹了起来,我虽然尽量往深处摸,但停在边缘地方,根本没办法摸到那紧要的地方,让我急得不行。而且她穿着牛仔裤,刚摸时候还觉得很有手感,但时间久了,却也索然无味。

于是,我转移目光,把目标放到了陈冰的上三路。

感觉到我收回了手,陈冰有些惊讶的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她的惊讶就又变成了幽怨,因为我的手已经放到了她的腰上,慢慢往她胸部摸了上去。

陈冰被我的动作惊到了,她猛的一挥手,打到了我的手臂上,把我的手打得往下面退了一点,没碰到她的胸部。我本来以为今天陈冰已经彻底认命,我可以为所欲为了呢,没想到她却忽然激烈反抗了起来。

接下来陈冰使劲儿夹着胳膊,我废了半天劲儿也摸不到上面。再加上这是在课堂上,我也不敢太放肆,于是整整一上午,我就只是在陈冰的腿上和腰上摸摸,不过陈冰那滑腻的腰身,给了我另外一种诱惑,让我一上午都心跳加速,心里像是有只猫在挠一样,痒的不行。

我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怎样才能从腰摸上去,去感受一下陈冰的胸部。班里的女生中,陈冰绝对是发育最好的,她的胸部甚至比最神秘的部位还要吸引我。

可惜一上午,我也没琢磨出来啥主意,等中午放学,我正准备跟胖子一起回家的时候,陈冰忽然叫住了我,说有事情想跟我商量一下。

胖子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旁边又几个同学听到陈冰的话,也是呆呆的看着这边,他们估计是没想到,陈冰这种白富美竟然会主动找我这种*丝说话。

我心里大概明白陈冰要做什么,故意做出一幅平静的样子,跟着陈冰出了校门。

跟陈冰一起走在校园外的路上,这种场景不知道我意淫过多少次,但今天真的实现之后,我反倒觉得全身都不舒服,总感觉四周的人总是往我们这边看。

陈冰依然还是那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等走到人少的地方之后,她停下来,抬头看着我,咬着嘴唇说:“陈锋,之前的事情我不计较了,但以后你不准再那样子了。”

你说不准就不准?本来我一路上都挺高兴,但陈冰这不容辩驳的语气让我很不爽。这小*自己夹桌子腿时候明明骚劲儿那么大,到我面前非要装清纯,真他妈虚伪。

陈冰看我不说话,有点着急,又开口说:“你要是以后还敢那样,我就告老师……不,我就报警……”

“好啊,你爱告诉谁就告诉谁,你去报警,我去给同学讲你的事,看咱俩谁害怕。”其实我心里很害怕这事儿被我爸知道,但这时候肯定不能怂,一怂就鸡飞蛋打,什么好处也捞不到了。

听了我的话,陈冰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天天上课做那种事,恐怕已经不是处女了吧?我就是想跟你弄一次。”我也不想把这事儿拖太久,咬着牙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行!你别做梦!”陈冰被吓了一跳,说话声音都提高了不少,咬着嘴唇瞪着眼。

“不行就算了,我回头就把你的事说出去,看你以后怎么做人。”我说完,假装转身就走。

走的时候我心里其实挺忐忑的,她要硬事不答应,我也不会把她的事说出去。虽然她很下贱,但她毕竟是我暗恋的女孩儿,我不想别人笑话她。

“你等等!”陈冰最终还是叫住了我,但我转过来之后,她却又不说话了,只是低头看着脚尖。

我看不清她的神色,有点不耐烦了,“究竟行不行你说句话,我也不是非要跟你弄,看你自己的选择。”

妈的,上课夹桌子腿的时候可没见她这么磨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