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宫好涨别灌了怀孕*全文

时间:2020-04-01 16:03       来源: 网络整理

北方的天冷的格外的早,虽是晚秋,但也已和冬日无两,在外面的一小会,苏歌和两个小豆丁儿早都冻得手脚冰凉。

破庙虽四处漏风,但也比外面好很多,苏歌进屋后赶紧找了些柴火打算生火取暖,可柴火找了不少却找不到火折子。

苏歌眼珠一转,直接站起来走到了外面:“谁有火折子。”

文学

外面刚才看热闹的人还没有走完,但也没剩下几个,此时听到苏歌的话,微微一愣,火折子?难道还要烧房子?

没有人理会她,更怕这个女人一时想不通发疯去烧了谁家的房子。

苏歌等的不耐烦了,直接走向外面打算自己动手,反正她之前已经做过一次恶人了,不如恶人做到底,让这些人见到自己就怕,也省的日后麻烦。

见苏歌走过来,还没走的几个赶紧离开。

有一人走的慢了,被苏歌逮了个正着,在那人‘惊恐’的目光中,苏歌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在她衣襟里一阵摸索,半响之后摸出一个火折子,淡淡一笑:“借来用用,日后还你。”

走了几步,苏歌总觉得有些不对,为什么那个女人的胸部会那么硬?

苏歌边走边摸了摸自己的胸部,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

这里的天可真冷,她穿的又单薄,在外面多呆一分钟都是一种煎熬。

被苏歌抢走火折子的‘女人’见苏歌并没有对他做什么,松了一口气,看着已经走进屋的苏歌,眼中闪过一抹幽光。

“娘亲,我们有吃的吗?”苏歌刚走进来,小女儿音儿就走过来抱住了她的小腿,小眼睛可怜兮兮的仰头望着苏歌。

苏歌蹲下来,搂着音儿小小的身子,微笑着说道:“有的哦,等下娘亲给小音做好吃的,但是前提是我们得先生火,小音不觉得很冷吗?”

音儿一听有吃的,眼睛一亮,乖乖的从苏歌的怀里下来,和书儿一起去捡屋子里面散落的木头。

苏歌看着两个小家伙忙碌的小小背影,只觉得心疼,这两个小孩,只有三岁,但懂事的程度比十来岁的大孩子也不遑多让。

生火苏歌做的并不熟练,虽然她继承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知道怎么用火折子生火,但亲自动手做起来并不容易。

火一升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就渐渐高起来,也不觉得那么冷了,苏卉招呼两个孩子坐在火堆边取暖,自己则忍着寒冷在破庙里面转了一圈,找来一个破陶罐,跟两个孩子招呼了一声,就走出破庙。

破庙外面的不远处有一条从山上流下来的小溪流,住在破庙的这段时间,他们就是在这里取水的,她打算去那里将陶罐洗一洗。

溪水冰凉刺骨,这个身体大病刚好本就羸弱,不能过多的接触冷水,苏歌不得不加快了清洗陶罐的速度。

陶罐清洗好后,苏歌并没有装溪水,而是将手放在了陶罐口,意念一动,一股清水从手心冒出。

细细的清水不一会就灌满了一陶罐,苏歌开心的笑了。

不管怎么说,老天还算待自己不薄,给了自己一个随身空间,虽然只有一平米见方的空间,里面也只有一个泉眼,但苏歌已经很知足了。

有了这个空间,以后不但吃水不愁,最主要的是可以放一些随身用的东西。

苏歌端起罐子,喝了一口泉水,甘甜的泉水沁人心脾,比苏歌前世喝过的任何水都好喝。

苏歌连着喝了好几口后将罐子放在一边,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藤,这是一种名叫五加皮的草藤,山坡上居多,藤蔓柔软韧性极好,去掉叶子之后可以编框,不过苏歌不打算编框,这些草藤她另有他用。

苏歌总共弄了一大捆之后方才罢休。

将这些草藤绑好背起来,然后抱着罐子向破庙走去。

破庙里两个小豆丁明显已经等急了,不时的向外张望,看到苏歌的身影,两人都高兴的叫了起来。

远远看到两个小孩高兴的向自己跑来,苏歌眼中满是笑容,前世孩子对于她来说是奢望,这一世,这两个孩子将是她的心肝肉。

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到破庙,放下草藤,将罐子抱到火堆旁边,然后就用草藤编了一根粗绳。

粗绳编的很粗糙,但足够结实。

前世的苏歌虽然是富家子弟,但小的时候并非在大家族长大,而是跟着外公外婆在乡下生活,那个时候爷爷经常上山砍一些树枝编框,偶尔也会编一些粗绳,其中就有这种五加皮草藤,苏歌虽然不曾动手,但很多动作也记到了脑子里。

第一次编就能成功,苏歌很开心。

用在破庙里捡来的粗一些的木头架了三角支架,用草藤编的粗绳绑好,再把罐子绑在支架上,架在火上面烧。

忙完了这些,苏歌想了想又走到外面,捡起地上的那个鸡腿,悄悄用空间里的泉水洗了洗,走进破庙。

看到苏歌手里拿的鸡腿,书儿和音儿均是眼睛一亮,一双眼滴溜溜的看着苏歌。

苏歌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只有一个鸡腿,你们要怎么吃?”

书儿和音儿看向彼此,又同时看向苏歌:“娘亲吃。”

苏歌没有说话,微笑着摇了摇头,将鸡腿撕成小块,连同骨头一起扔到陶罐里。

鸡腿就是之前范氏冤枉书儿偷的那个,要搁前世,别说是个鸡腿了,就是一整只鸡苏歌也绝不会去捡,可现在她除了捡就别无他法。

苏歌娘三被赶出来三天,净身出户,除了一身衣服什么都没有。

被赶出来后,苏歌一心求死,三天滴米未沾,此时也早饿的前胸贴后背,两个小孩虽然得村里的一些好心人接济,但也是有上顿没下顿饿坏了。

此时,娘三个,六只眼睛盯着一锅‘鸡汤’,更是觉得饥肠辘辘。

苏歌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觉得要是再有一些面或者青菜就好了,这样一锅‘鸡汤’就不会显得这么清汤寡水了。

“小书,小音……”一声小心翼翼的轻盈喊声从庙门口传来,门口冒出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少年。

少年身材修长,一身青色棉袍,并不精致的脸庞此时正小心的张望着,怀中抱着一个大碗,碗中装着的正是白花花的面粉。

第四章: 一罐鸡汤

苏歌的注意力并不在少年身上,而是在那碗白晃晃的面粉上。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一大碗面粉,省着点吃足够娘三个吃两天了,有了这两天的缓冲时间也足够自己找来吃的了。

小书和小音听到声音也连忙站起来,跑向少年,俏生生的声音中充满了喜悦:“范义叔叔,你怎么来了?”

范义悄悄的往破庙里面望了望,觉得两个孩子声音太大,手指放在嘴巴前面,轻嘘了一声:“小声点,小心被嫂子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