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来*全文

时间:2020-04-01 09:29       来源: 网络整理

陈自强突然回来了……他怎么就突然回来了呢?

听到偶像哥哥的声音,于小虎只觉得天地间仿佛崩塌了似的,时间似乎也停止了,他整个人都几乎石化了。于小虎下意识地以为,偶像哥哥是特地来捉他的奸的,他要完蛋了。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于小虎一直以为睡着了的罗小云,突然翻身坐起来,没好气地娇叱一声:给老娘滚!没用的废物,你还回来干嘛?

陈自强的一只脚已经堪堪迈进硬卧的门口了,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没有看到里面站着的于小虎而已,陡然听到自家婆娘这么一声吼,顿时惊了一下,忆起刚才早泄的糗事,身子立马就缩回去了,心虚地左右四顾了一下,嘴里嘟囔道:你个败家的娘们儿,等回去了老子再收拾你。

见有人探出脑袋来看,那些好奇的、戏谑的眼神,让陈自强简直无地自容,立马转身溜走了,这次估计不到下车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骂的陈自强屁滚尿流,罗小云翻了个身,将白花花的身子缩回被窝里,继续睡了,从头到尾似乎都没有看见站在床铺边的于小虎。

于小虎像个傻子似的张大了嘴巴,然后梦游似的回到自己的床铺上,瞪大眼睛看着黑咕隆咚的天花板,懵懵懂懂的开始失眠——这到底是个神马情况?

第二天一早醒来,于小虎顶着两个熊猫眼,直勾勾地看着罗小云发呆。

罗小云直接无视了于小虎的裤子里,因为晨勃而高高翘起的小帐篷,淡定无比地把牙膏牙刷塞进于小虎的手里,然后一脸同情的表情,话里有话地说道:小虎,没睡好吧?

于小虎无语,心说我要是能睡好才奇怪呢。

罗小云微微一笑,说道:嫂子当年和你一样,也是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进城,然后也是跟你一样的失眠,也是顶着两个熊猫眼去见工的……放心吧,一切有嫂子呢。

于小虎唯唯诺诺地答应着,低着头不敢去看罗小云。

罗小云似乎很享受调戏于小虎的感觉,红着脸笑道:小虎,怎么这个表情?怎么一觉睡醒,嫂子就变成老虎了吗?以前你不是最喜欢偷偷看嫂子的吗?

于小虎顿时大囧,面红耳赤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罗小云看到于小虎窘迫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噗嗤一笑,拉着于小虎的手,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小虎这么面嫩,嫂子都不忍心再开你的玩笑了……走,嫂子带你去洗漱。

被罗小云细腻绵软的小手一牵,于小虎的心里顿时就像长满了野草似的,那种飘飘然好像要飞起来的感觉,顿时让于小虎把偶像哥哥什么的都给忘到脑后了,满脑子都是昨晚那震撼的那一幕——在皎洁的月光下,罗小云那雪白的半球、雪白的双腿,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圣洁。几乎是瞬间,于小虎的裤子前面,小帐篷支的更高了。

于小虎不得不夹着两腿,缩着屁股,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自己前面的凸起。幸好罗小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于小虎的异样,这让于小虎感觉好过了很多。

早起的车厢里都是人,罗小云一手牵着于小虎的手,一手护着自己的大胸,左闪右避好不容易来到洗手台,前面却正在排长队。罗小云停下脚步,于小虎只顾着夹紧两腿了,浑没注意前面的状况,一不留神顿时就撞了上去,帐篷里支棱着的东西,结结实实地顶在罗小云绵软的屁股上。

一瞬间,于小虎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整个人都要石化了,他害怕罗小云会甩手给他一耳刮子,然后吐口水在自己的脸上,再痛骂自己是流氓——老家村儿里的泼妇们,都是这么干的,男人被这么搞过一次,名声就算是臭大街了,以后进了谁家的门槛儿,连狗都会防备地盯着他。

可是罗小云似乎没有感觉到似的,依旧拉着于小虎的手,站在于小虎的前面。于小虎缩了缩自己的屁股,对罗小云感激涕零。这个时候,于小虎再蠢也明白了,罗小云不是没有感觉,包括昨晚也是,人家只是胸襟宽广,不愿意跟他一般见识,不愿意看到他难堪而已。一念及此,罗小云在于小虎心目中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

于小虎忍不住在心里感慨,看来女人的心眼儿,是和胸的大小成正比的,胸越大,心胸就越大,胸越小,心眼儿就越小。过了一会儿,前面排队的人还不见少,后面排队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了。原来是另一头的水龙头没水了,所以两节车厢里的旅客都挤到这里来了,不拥堵才怪呢。

穿行的人流不断从于小虎的身边挤过,每过一个人,于小虎就被挤的向前一下,小帐篷里那根支棱着的东西,也就被动地顶一下罗小云丰满柔软的翘臀……于小虎越来越羞愧,同时也越来越兴奋,虽然隔着几层衣物,但是前端传来的那种女人特有的绵软弹力,让于小虎简直如痴如醉,一个没忍住,发狠地一挺腰,重重地顶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