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娇妻借兄弟泻火*全文

时间:2020-03-26 11:21       来源: 网络整理

翻了翻空间,虽然空间的药草长得旺盛,但都是些止血药草,止痛和止泻的药草还是得出门去买。

一大早吃过送来的饭,林归晚换上男人的衣服,描眉画眼后看起来英气不少,可怜她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也得用束胸狠狠压下去。

新婚娇妻借兄弟泻火*全文

翻过围墙,她从空间里弄出拿着那些绿油油的三七草,慢慢向药材店走去。

她向行人打听,这最大的药材店是城东的天字一号老药堂,百年历史。

走到城东,远远就看见,宏伟的两层木楼建筑,高高的挂着幌子——天字一号!

林归晚兴冲冲的跃进店里,木质格子一排排,井然有序,晃得她眼睛一花,等她赚钱了,把店装修的比这个还好看。

她将一捆三七拍在桌面上:“掌柜的,这些三七能卖多少钱?”

掌柜鄙夷的捏起一株三七,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十文一斤。”

“不可能吧,这些三七草多新鲜,不可能就那么便宜!”林归晚皱着眉讨价还价:“你再看看。”

况且这些三七草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寻常的三七草根本没那么好,也长不出那么大。

“这三七又不是晒干炮制好的…算了算了——”掌柜一副给你恩赐的表情:“以后你的三七草全包了,一两算定金,怎么样?”

“我不卖了。”林归晚拿起三七草就要走,虽然她不懂这价钱,但是这掌柜的表情实在恼人。

“哎,小兄弟,且慢。”掌柜看她要走,拉住林归晚的袖子,一副施舍的口气:“十文都是高价了,你也可以打听打听,我们这是京城第一的药材店,你在这都卖不掉,谁还敢要你的药材?”

“卖不了我自己回家煲汤喝。”林归晚甩开他油腻的手,冷冷的回答。这天字一号看来掺了不少水分,就这种待客之道也能称得上京城头家,真是荒谬。

掌柜见她不同意,也冷哼一声,不冷不热的讽刺:“那你就回家好好珍藏吧,别喝坏肚子咯。”

林归晚抱起来三七草就往外走,在街上寻找着其他的药材店。

“掌柜的,您老看一下这三七草能值多少钱?”林归晚走进一家不大不小的善行堂,把三七草放在桌子上,稍稍提高了些声音问着正在算账的老者。

那老者摸摸山羊胡子,细细的捻了一支闻了闻,又看了看色泽。似乎非常满意:“这些三七草的确不错,小兄弟是从哪寻来的?”

“掌柜夸奖了,这些是我无意间从山里寻来的,不知能卖多少银两?”林归晚笑了笑,客气的询问。

“这些三七我全要了,先称称多重吧。”掌柜招呼伙计把一捆三七往后院抱。

这些三七草的确少见,况且又那么多,就算晒干碾成粉也够很长一段时间用。

后院的伙计更多了,还有些学徒,让林归晚羡慕不已,以后她也要办个学徒班。

“这三七草好的差不多十五文一斤,但是小兄弟你拿来的不同于其他的,这种成色我几乎没见过,就破例给你二十文吧?”

林归晚其实也不懂价钱,只是这位老者看起来的确不像坑人的,她欣然应允。

“以后小兄弟还有那么好的,首先考虑我们家,这是价格单子,如果草药上成还会多多加价的。”老者摸了摸胡子,一伸手就有人递上来单子。

“多谢掌柜,不过这银钱我不接了,只想用这些来换一些其他的药材。”林归晚双手接住,大致扫了一眼,价格看起来都很公允。

“哦?行啊,”老者诧异的看了一眼林归晚,也没多问。

林归晚顺道拐到小铺,看了看小铺的装修,看起来流萤弄得不错。

一个柜台,几个旧货架,没啥钱先将就着,等有钱了再装修好些。

想着医馆没个名字好似不太正规,让流萤去买个幌子让路边的秀才题个字——德善坊。

日头渐渐往南走,林归晚抬头一看,慌了神。可要在午时前赶回王府,不然发现她出来可就完了!给流萤吩咐好事宜,林归晚赶紧往回跑。

看着日头慢慢行走,林归晚心急如焚。午时送饭的丫鬟就要来了!

养心阁外,端着托盘的丫鬟正不紧不慢往这走。走到院里,发现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在,丫鬟皱皱眉,有些疑惑。

往正厅走去,正厅的门也禁闭着,她轻轻叩着门:“王妃?奴婢给您送饭来了?”

里面没人答应,丫鬟又问了一遍还是没人应,她大着胆子推开门。

“王妃?!您在干什么呀?”丫鬟瞪大眼看着林归晚,面上闪过一丝鄙夷。

林归晚当然没错过她脸上丰富的表情:“咳咳…我在学描眉…”

丫鬟看着她衣衫不整,身上穿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纱裤,外面裹着一件长褙子,脸上五彩缤纷,锅底一样黑的大粗眉,脸上两团没有晕开的胭脂和血盆大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新婚娇妻借兄弟泻火*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