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还疼吗让我看看*全文

时间:2020-03-26 08:43       来源: 网络整理

曲婉雪的手指甲深深地掐入皮肉里。

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就被这么一个小兔崽子给耽误了!

她能嫁入郁家,嫁给郁时年,全都是因为这个孩子。

那里还疼吗让我看看*全文

真的是成也孩子,败也孩子!

郁时年抱着睿睿躺在他的床上。

睿睿的床很大,即便是郁时年躺在一旁,也没有什么拘束的感觉。

睿睿很依赖郁时年,只是平日里郁时年实在是太忙,没有时间顾及到他。

他靠在郁时年的胸膛,一会儿就睡着了。

郁时年帮他拉了拉被子,触碰到孩子握紧的小手。

他轻轻地掰开了孩子的手,在孩子掌心的,赫然是一枚硬币。

并非是普通的一元硬币,而是一枚旅游纪念币。

郁时年没多想,把硬币放在了床头柜上。

夜逐渐深了,万籁俱寂。

就在这样悄无声息的夜晚,有一道白色的影子在二楼轻盈的窜过。

大片雪白的绒毛,一双蓝色的眼睛在黑夜里尽显光亮。

“喵呜……”

这是一只被喂养的肥胖的波斯猫。

它摇晃着肥硕的身躯,在二楼的走廊上走动着。

它钻进了郁时年的房间里。

夜晚明亮竖起来的瞳仁盯着地面上散落的食物,跳了过去,低头去嗅着,开始吃了起来。

翌日。

宁溪起得很早,去清扫了院落。

清晨的天色是一种清透的淡青色,远处有黛色的山影,秋季里山影影印的红枫好似一团团火焰,距离天空是那样的接近明艳。

宁溪心情很好。

现在的生活,比起来这三年里,真的已经是幸福的好似在天堂了。

忙完她又去了花园,去给一些花花草草修剪浇水,还特别去花房里看夜来香。

刚进门,却遇见一个标准的古典美人的长相,身材窈窕,一身墨绿色的旗袍,肩上披着白狐的披风,漂亮的心形脸蛋,眉梢是一点朱砂痣,眼睛若是饱含着朦胧的烟黛。

宁溪朝她打招呼,却不知道喊什么,那女人朝宁溪笑了笑,“不用了!”

宁溪点点头看着这女人出去了,是朝着西南方走去了。

郁家大宅的正中,中轴线的位置是主楼,郁家老爷夫人居住的。

在旁边分散着三座别墅,分别是郁家的三个子女居住。

在郁家宅子的西南方,据她所知,是并没有人居住的。

那穿旗袍的女人……是谁?

八点半,宁溪才从院子回到了别墅中的厨房里去吃饭。

结果饭菜早就被人倒进了垃圾桶,宁溪看了一眼正在干活的崔小桃。

“是你倒的?”她问道。

“瞪什么瞪,这些都是给人吃的,没人吃自然倒了,你少在这里跟我装!”崔小桃迎上宁溪的双眼,嚣张跋扈道,说完还不忘用手掐了几下宁溪打着石膏的胳膊,她知道宁溪的胳膊是装的。

宁溪知道崔小桃是什么意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能闷声去洗碗。

“今天你休想吃饭!”

崔小桃一脸的得意,觉得有了宁溪的把柄很好拿捏,索性把她的活都给了宁溪,让宁溪做个够。

宁溪在厨房刚把活干的差不多想歇一会,却不想忽然冲进来一群保镖,张嫂也跟着过来了。宁溪心中警惕,默默的看着众人在寻找着什么,不敢吭声,一个劲低着头。

不一会时间,他们就在一个储物柜里面揪出一个哭的眼睛红肿的女佣,跟她差不多大,嘴里面一个劲喊道,“我不知道……早上我喂东西的时候它就不动了……真的不是我……”

“于敏在这里!”一个保镖惊喜的喊道。

“把她带走!”门口的管事吼了一声。

宁溪皱了皱眉。

她似乎是吓得不明所以,她怯懦的小声问张嫂:“发生了什么事?”

张嫂唉声叹气,“还不是少奶奶养的那只波斯猫,一直都是小敏负责喂的,谁知道今天早上忽然出了中毒反应!他们是来抓小敏给少奶奶交代的。”

宁溪脑子里轰的一声。

中毒反应?

她立即就联想到了昨晚那一碗加了老鼠药的醒酒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那里还疼吗让我看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