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破了她的处

时间:2020-03-24 13:16       来源: 网络整理

“哈哈,陈哥,你这声兄弟既然叫了,那我就是你兄弟!”

“你要说当我是你兄弟,那就让我和你并肩作战!”

“你要是嫌弃我就是个开饭店的,没什么出息,那你大可以和我断绝了这份情谊!”

石东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老陈想要再说什么,都不好意思了。

“好兄弟!”

老陈心中暗暗感动,虽然和石东相交不到一天,但是真情从来和时间无关。

“呦呦……啧啧啧,这兄弟情深演的,还真是……本来只想着将这个小子暴打一顿再去找你,没想到你们倒是集合到一块来了。”

“那也省得我再去另找时间了,你们兄弟两一起等着被锤死吧!”

豹哥阴险一笑,身后十几个壮汉双手交叉,骨骼破空声不断。

石东皱了皱眉头,人太多了!

要是三五个人,不需要别人帮忙,他一个人就能解决。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十几个壮汉……而他们这边除了他就只有两个服务员和老陈三个壮力。

“陈哥,待会打起来,你自己悠着点,尽可能往我这边靠,可别让自己受伤了!”

石东走到老陈身旁,对他耳语道,老陈心中顿时又是一阵感动。

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善了不掉了,眼眸中凶光一闪,顺手朝了个板凳就冲上去,直接砸在了那个豹哥头上。

“打!”

文学

擒贼先擒王!老陈这一次也发狠了,石东和他非亲非故,尚且能为他出头,他作为当事人,又岂能弱了势头?

老陈呼喝一声,一脚踹出,将那个豹哥踹出去一米多远。

豹哥被突然突袭,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倒是被老陈揍的找不着北。

随即又看到石东带着两个服务员将他手底下的壮汉又干倒了几个,顿时眼睛都红了。

“给劳资打!打残了我负责!”

随着豹哥一声令下,十几个壮汉一起出手,石东以一打五尚且不落下风,那两个服务员战斗力平平,勉强能够牵制住两个壮汉,剩下的壮汉和豹哥一起,朝着老陈围拢过来。

老陈眼见着跑也跑不掉了,身后就是王秀莲,而石东也在帮他拼命,顿时摇了摇牙,轻呼一声:“拼了!”

刚才板凳已经被扔出去了,顺手抄起两瓶尚未开盖的啤酒,一手一个,瞬间成为战斗巨兽,左右两个壮汉都被砸中头颅,鲜血飚射。

一时间剩下的几个壮汉慑于老陈不怕死的样子,纷纷退避开来,留下那个豹哥在中间正面对上了老陈。

老陈此刻仿佛就是杀神,啤酒破裂,碎片刮伤了他的面庞,殷红的血液流淌而出,他也不在意,连擦一下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大踏步来到那个豹哥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你不要冲动……”

豹哥怂了,是人就怕死,但是豹哥在外面混了这么久,也混出了点名堂,自然不可能被吓到,只是老陈蜕变的太快了,让他有些眼花缭乱。

老陈也不说话,将碎裂的啤酒瓶碎片狠狠地扎进了那个豹哥的双腿上。

“啊……疼…疼……”

豹哥疼的苦胆差点都吐出来了,他没想到老陈居然这么狠,原先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现在这模样,简直就像是疯魔状态。

“上啊!干死他!弄死他!”

豹哥疯狂地抽搐着,老陈刚才因为过于激动了,啤酒瓶碎片插入的有些深了,此刻鲜血像是白开水一样流淌而出,很快就有一滩血聚集在一起。

而豹哥因为双腿受伤,一时间居然甚至都无法爬起来。

其他的壮汉此刻也反应过来,各自手持钢棍和桌子椅子等武器朝着老陈砸过来,老陈也不躲避,手持着啤酒瓶碎片就这么一路横推过去。

石东在一旁刚刚解决了两个壮汉,看到老陈如同魔神一般大杀四方,顿时嘴角抽搐起来。

“我陈哥,原来这么猛?”

虽然打得毫无章法,但是这不怕死的劲头就足够让人感到害怕了。

王秀莲本来是躲在厨房的,但是她实在是不放心老陈在外面,就偷偷地从厨房看出来,刚好看到老陈无比神勇的一面,顿时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陈哥都是因为我,才陷入到这种境地的,不然他一个老实巴交的司机,哪里用得着和人搏命……”

王秀莲一想到这里,就感动得不得了,暗暗地记下了这份恩情。

有老陈不怕死在前,有石东这个能抗能打的实干家在后,两人相互配合,直接将这十几个壮汉震慑住了。

至于那个豹哥,此刻双腿喋血,赶紧护着第三条腿在几个壮汉的搀扶下往外窜逃。

“你们等着!你豹爷还会再回来的!”

豹哥跑出去十来米远,觉得自己颜面大损,忍不住放了句狠话。

“呼……终于全跑了……”

老陈依靠着墙壁坐在椅子上,面部的狰狞之色逐渐消逝,一阵阵疲倦感充满全身。

刚才靠着一腔血勇大杀四方,那是因为被逼到了绝境,着实没办法了。

现在人都跑了,安全了下来,这种疲倦感顿时就袭来了。

而且老陈的身体刚刚挨到了几十计钢棍,再加上崩裂的一些啤酒瓶碎片留下的伤痕。

此刻的老陈浑身上下,伤痕遍布。

“陈哥,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我们走……”

战斗刚一结束,王秀莲就哭着跑了出来,看着老陈身上的伤痕,顿时心疼地不得了,愧疚之情油然而生,连拉带拽地,也免不了有一些肢体接触。

本来老陈确实是疲倦之极了,身体上的疼痛感让他眉头紧锁,但是被王秀莲这么关心,顿时一股暖流涌现心头,那些疼痛感倒也没那么强烈了。

“弟妹,你别担心,都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

一边说着,老陈开始站起身来,感受着王秀莲细嫩肌肤的触碰,顿时喜笑颜开。

“陈哥,你刚才是真的猛啊!要不是你一举将那个领头的干趴下,咱们今天都要吃亏!”

石东大踏步走了过来,看向老陈的目光中充满了敬佩。

他这个年龄,最崇拜那些个人英雄主义,此刻老陈浑身伤痕,但是刚刚威猛的样子历历在目。

“石东兄弟,你可别寒颤我了,刚才要不是你挺身而出,我早就被锤死了,又将你这店铺打了个稀巴烂……”

老陈颇为尴尬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狼藉,地面上到处都是碎裂的玻璃渣和毁坏的板凳。

“石东兄弟,这点钱你拿着,你也别嫌少,嫂子今天就带了这么多……”

王秀莲赶忙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硬生生塞到了石东手上。

说到底,这件事也都是因她而起,不管是老陈还是石东,都是背锅的。

“秀莲嫂子,您这可就见外了,我和陈哥一见如故,您和陈哥关系还这么好,我能收钱?你这不是在打我的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