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我不动就放进去一点

时间:2020-03-24 08:11       来源: 网络整理

林慧脸色一红,虽然她已经看破了一切,但这种情况下,她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责怪周阳,而被他这样盯着,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还有丝丝窃喜!

到了卧室以后,周阳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不得不轻轻将林慧放在了床上。

望着这幅美人图,说不动心是假的,在从浴室到卧室这短短几步路的时间里,他不知道在心里想了多少次,要好好要林慧一次。

林慧此时也有些呆了,刚才还没注意,此时再看周阳,上身的白衬衫被水打湿了,结实的肌肉露出来,充满了阳刚之气,还有雄厚的本钱,简直是女人心目中的完美对象啊!

想到这里,林慧不禁脸色一红,自己怎么会这样想呢?

“那个,慧姐,要不我帮你按摩一下吧?虽然我不懂医术,但是小的时候也跟着我爷爷学过两手按摩,应该能帮你缓解一下。”

看着林慧躺在床上,那两条大美腿交叉着放在一起,他就感觉身体里一阵冲动。

“那你帮我按下吧…”林慧声音弱弱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答应,但是一想到周阳那双手在自己的腿上摸来摸去的,就感觉一阵刺激。

“什,什么?”

周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原本在他心里,自己提出这种要求肯定是要被拒绝的,可没想到,林慧竟然答应了?

再看看那红扑扑的脸蛋,满含媚意的双眼。

难道说….

想到这里,周阳的心脏猛然开始跳动起来,要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自己今天岂不是有机会了?

周阳强行咽了咽口水,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一点,他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是要冷静。

万一自己毛毛躁躁的吓到林慧了,那以后再想遇到这种机会,可就真的难了。

轻轻把手放到了林慧的腿上,手心里传来的触感让周阳倒吸了一口凉气。

最重要的是,此时的林慧并没有穿衣服,只是用被子简单的遮住了最关键的地方,周阳只要稍微把被子撩起一点,就能看到她那令人心神向往的风景。

文学

这要是能好上一次,那该有多好。

心里一边这样想着,手像不受控制似的朝着那地方慢慢伸了过去。

感受到周阳的企图,林慧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此竟然没有半分排斥,心里反而觉得异常愉悦,甚至还希望那双手能够再靠近一些。

“唔….”

林慧忍不住发出声音,她只感觉那只手好像是有魔力一样,摸在她的腿上酥麻酥麻的。

“怎么样慧姐,舒服点了吗?”

听到这悦耳的声音,周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脸上强装镇定。

“嗯…还好…再用点力…”

林慧咬紧牙关,大腿本来就是女人弱点之一,现在被自己的二房东掌握在手里,这种感觉即刺激又舒服。

“好的…”

周阳的心跳一阵加速,手上的力气也逐渐加大,那手感让他流连忘返。

“嗯…就是这样,好舒服…”林慧呢喃道。

“嗯,慧姐舒服就好。”

周阳喘着粗气,他感觉再支撑一会就受不了了,他悄悄抬起头看了看林慧俏脸。

可刚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她那满是渴望的眼神,周阳只感觉心里一颤,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而此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林慧的手一下摸到了周阳那儿。

“慧姐…我…”周阳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

这种时候如果他还傻愣愣的,那就真的是没长脑子了。

看着林慧那火热的眼神,还有那鲜艳的红唇,周阳咽了咽口水,轻轻凑了上去。

“唔…”

好软!

周阳毫不客气,直接亲上了丁慧,一双手也不自觉的攀上了林慧胸口。

“小阳..不要这样…”

林慧嘴里呢喃着,但是却并没有推开他。

周天不是笨蛋,知道这是女人的自尊心在作怪,坐起来两下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随后再次吻上了林慧的红唇。

“小阳…别这样好不好…”

“慧姐,我喜欢你,给我一次好不好?”

周阳的一只手手不住的在林慧的胸前游走,嘴巴轻轻在她耳边吹着热气,而另一只手,直接抓住林慧的手,引导着她的手向下伸去。

林慧的心防彻底崩塌了,长久以来累积的空虚彻底被周阳带了出来。

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需要周阳抚平她的寂寞。

见到林慧没有再说话了,周阳也知道她肯定是默认了自己的动作,一双手在林慧关键部位流连忘返。

“小,小阳…别逗姐姐了,快给我好不好…”

林慧感觉自己的身体里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半眯着眼睛,对着周阳哀求道。

听到林慧的哀求,周阳心里一阵满足,嘴里喘着粗气:“慧姐,我来了!”

正当周阳想更进一步之时,门铃却不合时宜的被人给按响了。

顿时周林二人面面相觑,彼此脸上神色都颇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箭在弦上不可不发,但门铃却时刻萦绕在耳旁,周阳心下一寻思,觉得还是别管没那么多了,先上了再说。

还没等他再进一步的时候,林慧却如同幽幽转醒过来了一般,眼中迷醉神色尽数消失,周阳再看时她眼中早已经一片清明。

周阳也不是一个菜鸟了,看到这里哪里还能够不明白,今天这戏是没办法继续了。

与此同时,周阳开始在心中恨起了那个按门铃的家伙来,如若不然,他现在早已美人入怀,共赴巫山了。

林慧见周阳不动不语的怔住,于是便开口催促:“小阳,快去开门吧,似乎挺急的!”

虽说她此刻脸上红潮消散,但内心却依旧是没有平复下来,之所以没有跟周阳共续佳话,完全是因为觉得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

周阳自然知道林慧心中的念头,不过他也不像过多的强求,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懂!

于是他便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有些皱巴巴的衣服,待一切做好之后,他朝林慧微微一笑:“慧姐,刚才对不起了!”

说罢,周阳径直就走出了林慧的屋子,移步过去开门。

透过防盗门上的猫眼,周阳这时才知道,搅局的家伙是谁。

这人正是周阳的房东,李婉莹。

知道了来人之后,周阳不敢怠慢,脸上恨恨的表情尽数收敛,转而换上一副讪笑的表情将门给开了。

“婉莹姐,也不知道今天是吹什么风,竟然把你这尊女神给吹过来了啊!”

周阳一边热情的招呼这李婉莹进来,一边还在嘴中极尽的讨好。

他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因为他已经拖欠了李婉莹三个月的房租没有上缴了,这事儿如果摊上别的人,周阳这会儿估计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不过还好,周阳长得那也还算比较阳光帅气,所以李婉莹这个房东一直都对周阳秋波暗送,想要与其共戏鱼水之欢。

李婉莹是个富婆,今年三十四岁,长得那叫一个艳若娇花。

这女人的身材,被周阳判定为极品中的极品,更难能可贵的是,她还是一个寡妇,而且还有一个拥有巨额遗产的寡妇。

不过这少妇的名声显得有些不太好,这也是周阳道听途说而来,真假难辨。

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李婉莹奔放的话题之所以会流传开来,自然有其一定的道理,所以周阳还是有几分信服的。

周阳刚想到这里,边听一旁的李婉莹问:“小阳,你说的三个月期限今天也该到了,这钱?”

周阳听罢,脸色顿时一阵阵的发苦,将自己的现状对李婉莹解释了一番。

“婉莹姐,这能不能宽限几天,真不是我不想把钱还给你,是因为我老板都已经拖欠了我五个月的工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