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探进花核搅动

时间:2020-03-24 05:53       来源: 网络整理

因为赵二狗失踪的事情,我没少去找过林桂花,可每次不是村长在家,就是林桂花紧闭家门,我是次次无功而返。

这一次,她的把柄落到了我的手里,指定能让她把事情说清楚。

我没再敲门,就蹲在门边等。

我可不怕耗,倒是这林桂花,如果等天亮了,村里走动的人多起来,被人看到她从赵三网家出来,就算她和赵三网之间是清白的,也会变成黑的。

大概过了有一个多小时,门开了一丝,林桂花把小脑袋探了出来。

再次看到我,她又把脑袋给缩了回去。

OGFOR3cvZkRCdS83dlJtK2NEMEVhTXV4OHJXeUdlUmRyY2pDTTNydjRpdlpDYWIxcG5GdmRnPT0.jpg

“别躲了,你要不把二狗的事情,跟我说清楚,明天整村的人都得知道你和赵三网的事。”

我说道。

我这一说,林桂花也不躲了,她走了出来。

我注意到,相比刚才,她的衣领子故意没扣。

“哎呀,大胆,咋怎么巧,你也来向赵三网讨教捕鱼的事呀?”

半夜三更,赵三网又是孤汉子,她一个女人来讨教捕鱼?谁信呢!

“是呢,真巧!”

我故意上手去拉开她的衣领子,她竟也不反抗,任由我把她的衣领扯开。

我其实也就想试一试,没想到她不躲,这一拉,衣服完全被我拉开了,我只觉一腔热血直冲脑门,嘴里溢出多余的唾沫,连连咽下。

我脑子蹦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反正她跟其他男人也是玩儿,不如我也玩一玩,她有把柄在我手里,玩过后再问二狗的事情也不迟。

“美不?”

邪念正衍生的炽烈,又听林桂花轻吟,我情不自禁的回了句。

“美!真美!”

我的双手不受控制的抬了起来,缓缓的伸向,那片雪白。

可就在要触碰到林桂花的时候,我停住了。

“咋了,难道我不好看?”我不动,林桂花却往我身上靠。

尽管我很想做了林桂花,但绝不是在这里,她靠过来,我则敏捷的躲开。

“三网哥在家吗?”

我提了提声,喊了句。

这吓得林桂花赶紧把衣服收好,紧张的东张西望,生怕周围有啥人听到。

“他不在家,你别喊了。”

林桂花压着声儿,对我说。

“不在?那我们进去吧,里头方便!”

我就要推门进去,可却被林桂花给拦住。

“我们在里头,万一赵三网回来了咋办呀,不如我们去玉米地里吧,那里也清净。”

她似乎很害怕我进去,小脸都变了色。

我探头往里头瞧,里头灯光明亮,但却没有半点动静。

不过我却不信林桂花的话,如果赵三网不在家的话,她半夜三更过来干嘛?

只是奇怪的是,我刚才说话的声音很大,赵三网没理由听不见。

按理说,不管林桂花和赵三网,有啥没啥,听见自家门前有人,都应该出来看看才对。

“成,那我们就去玉米地里。”

我狠狠的把手伸进林桂花的怀里捏了一把,抓着她的手,往玉米地里走。

这一刻,我虽然邪念依旧,但我更好奇赵三网家里有什么,因为在我答应林桂花去玉米地的时候,很明显听到她长舒了一口气。

这个时节的玉米准备丰收,地里的玉米杆两米多高,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躲在里面,就算有人从田边走过,都不会发觉。

进了玉米地,林桂花主动了起来,拉开自己的衣服,使劲儿的往我身上蹭。

我未经人事,哪里受得了她这般诱惑,直接就把她按倒在地。

“不如……我们玩点刺激的!”

我也不管林桂花愿意不愿意,拿出捕鱼用来牵网的绳子,把她的手脚都捆了起来。

林桂花是女人没啥力气,我又身强体壮,加之她不敢叫唤,瞬间就被我困成了粽子。

“你是挺美,不过比起我嫂子还差些。”我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现在,告诉我二狗去哪里了!”

我是挺想办了林桂花的,不过我更担心二狗的安危,每次在村里碰到二狗爹时,我就心头愧疚的不得了,这才没多久,二狗爹已是满头的银丝。

“不说?那明天我就把你和赵三网的事情给传出去!”

我威胁道。

然而林桂花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慌张,她反而露出冷笑。

“传呗,看人家信不信你。”

林桂花咬死了嘴,怎么也不肯说,我也不能动手打她,一时我倒成了那个不知所措的人。

“大胆,我的身子就在你眼前,我劝你,途一个痛快的好,不然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说话时,她还给我抛了个媚眼。

真是贱!

我看着她老久,忽然想到刚才我要进赵三网家时,她的紧张神色。

“我再问一次,你要不说的话,我就去赵三网家!”

果然,听到这话,她又开始紧张起来,语气一变。

“那晚……之后他就跳窗户走了。”

林桂花从我和二狗进门之前开始说,先是说她如何如何寂寞,看到我和二狗之后又如何如何心动,最后竟把和二狗在床上的种种细节都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