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着她的头发进入

时间:2020-02-13 05:04       来源: 网络整理

“嘤……呀”一声裹挟着舒服和满足的叹气声突兀响起,接连颤抖了几下,蒋欣整个紧绷的身子,就像突然遭遇了停电的甩干机一样,松弛无力下来。

可也是在这一瞬间,她满足的拽掉耳朵上的耳机,并把视线从头顶上的手机屏幕上收了回来。

下一秒,她就脸带某种无法形容的潮红,看到了跟她的床沿仅有两步之遥的我。

我当时的样子很诡异,左手拿一支香水百合,右手提着一盒心形包装的巧克力,双眼冒火瞪着她,并且喉头快速空咽,一副就要克制不住渴望朝她扑去的样子。

文学

所以蒋欣只是愣怔了半秒钟,就嗷的一声惊叫,也不顾随手拽出一半要擦手的纸巾了,她一边飞快的用左手往下扯自己的裙子,一边扬起右手,抄起头上的手机就朝我砸来:“你咋进来的,你要干啥?滚,滚啊!”

我虽然被渴望充斥了心神,可本能还在,见她扔东西砸我,我一缩脖子躲过。

砰……

蒋欣的手机砸在她的梳妆台上,好几千块的苹果质量果然可以,仅仅是屏幕炸裂,碎出了好多细密的纹路,而机身却稳稳当当没有解体,比我用的几百块山寨机强出太多了。

没等我感叹完,“轰隆”蒋家小院的铁门被从外边打开,蒋大勇收摊了,骑着噪音很大的三轮车往院里开。

蒋欣也再次吸足了气,尖叫道:“陈默你给我滚出去,爸……”

我惊的肝胆俱裂,双股一紧险些尿了出来,该死的蒋屠夫怎么这时候回来,我这个样子要是被蒋大勇抓到,再加上用猪血海绵侮辱蒋芸的事,整不好蒋大勇会用他手里的杀猪刀捅我。

急切之下我大脑陷入了短暂空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疯狂滋长,阻止她,绝对不能让蒋欣再喊出来,如果被蒋大勇闻声赶来,我就死定了。

也不知道我是咋蹦的,一个飞纵我就上了蒋欣的大床,等我扑到她的身上,死死压住她时,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东西呢,可十万火急之下,人的反应都奇怪之极,我明明可以张手扔掉花和巧克力,再用手去捂她的嘴,可我愣是不知道这么干,反而是一瞪眼,就用自己的嘴,堵住了蒋芸的嘴。

其实我绝对不是存心要占这个便宜,真是急红了眼,只想着千万不能再让她叫出声来,否则我就完了。

唔唔唔……

蒋欣立刻发出剧烈挣扎的吱唔声,一种香甜滑嫩的触感在我心头一晃而过,我死死用嘴巴堵住蒋欣的嘴巴,完全没有机会体验这份初吻的感觉。

蒋欣也被我突然的举动震撼到了,但她也仅仅是愣了一秒,就瞪大眼睛一口咬在我的下唇上。

啊……

一阵钻心裂肺的疼痛让我低吼出声,身不由己的松开嘴巴,离开了蒋欣的嘴唇。

她嘴巴一得到自由,立刻就要张嘴喊叫,我眼疾手快,一把扔掉手里的花,就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我眼睛里满是红色的血丝,一只手压制着蒋欣不停扭动挣扎的娇躯,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同时咬牙警告她道:“我松开你可以,但是你不能再叫了,否则把你爸喊来,我好不了,你也跑不掉,我一定会把你逼迫我去搞蒋芸的事给坦白出来!”

蒋欣眼里满是愤怒,可听我这么一说,似也慢慢冷静下来,盯着我唔唔两声,算是答应不叫了。

我小心的,慢慢松开捂住她嘴的手,随时准备着她要喊叫,我就再捂上去。

蒋欣剧烈的喘了一会气,才斜眼瞪着我道:“从我的身上滚下去,你麻痹陈默,你竟敢强吻我?”

我手忙脚乱的从她身上滚到床沿,再从床沿站起,一脸抱歉的对她道:“不好意思,一急之下我就用上嘴了,我给你道歉。”

院子里叮叮当当响了一阵,蒋大勇收拾好工具,回屋了,我心里提着的这口气一泄,才感觉头脑都阵阵发晕。

蒋欣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跑到梳妆台前,捡起了那部屏幕已经碎成蜘蛛网的手机。

她看了一眼,就咬牙切齿朝我喊道:“陈默,你死定了,你害我把手机摔坏了,你敢不赔我,我整死你!”

我低头小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蒋欣高耸的胸脯起伏:“对不起有你麻痹用,这可是苹果六,我攒了几个月才买回来的,你要敢不赔给我,我发誓马上就把你之前的事抖出去。”

我肚子里火气也起来了,梗着脖子朝她哼道:“手机是你自己摔的,我碰都没碰一下,凭啥赖上我?”

蒋欣被我问的一呆,随即又恨又恼的跺脚道:“行,算你狠,你等着,我现在就找我爸去,让他收拾你这个死废物。”

蒋欣扭着屁股甩手就要往门口走,惊的我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哀求道:“算我的错,我赔你还不行,你别冲动。”

蒋欣转身朝我伸出手:“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