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烫的东西顶着自己

时间:2020-01-27 03:41       来源: 网络整理

几分慵懒的打了个哈欠,美不胜收,刘宇瞅了一眼就避开,这多看不得,会上瘾的。

“陈老师,吃点早饭,过一会儿孩子们就该来上学了。”

“等会儿。”她关上门,换上衣服,然后就拿着洗簌用品去井边。

今天开着大太阳,到处都绿油油的,这乡村有种特别宁静的感觉,心也挺容易静下来。

陈梦瑶发现这村里最大的好处就是水好,自然,甘甜,还无污染,比卖的那些矿泉水还好。

回了屋,陈梦瑶看到刘宇送来白粥倒没说什么,喝了几口,感觉还挺好的。

吃完早饭,差不多七点了,到了上学的时间,所以孩子们都是四面八方翻着山路过来。

学校一间有些破烂的大房间就是办公室了。

里面有六张挺旧的办公桌,刘宇领着陈梦瑶一进去,其他几个也已经到了的老师就围了过来。

“陈老师,昨天睡的怎么样?来来来,这里是你的办公桌。”张校长热情的欢迎介绍。

刘宇一看,原来是校长把自己的办公桌给让了出来。

除了刘宇,张校长,陈梦瑶之外,还有三个老师,两个男的,一个女的。

一个带着厚厚眼镜片儿,叫做赵海,没事总喜欢卷点烟丝,点燃了抽一翻。

另外一个是钱二柱,平常油嘴滑舌的,家里条件在村里挺不错的,算得上富户。

今年刚翻修了几间大瓦房,听说还念了一年大学,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回来了。

他穿着倒也像城里人,有一辆崭新的摩托车,是村里的时尚人物,遇见姑娘总喜欢套近乎,调戏一番,所以一看到陈梦瑶,他眼睛就直了。

还有个女老师叫做张春梅,长得还不错,就是挺喜欢臭美的。

“陈老师,你主要是负责五年级的班,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钱二柱钱老师,现在负责一年级,这是张春梅,负责二年级,这是赵海,负责三年级,我姓张,叫张衡,负责四年级,你代替走了的那位老师,负责五年级,而这位刘宇刘老师负责的是六年级。”

“咱们这里条件差,所以孩子们的课不多,主要是语文,数学,还有体育跟音乐,画画,自然。”

“我们这里的课程都是老师自己定,一般上午是两门主课,下午就是副课,这里是以前老师的备课资料,你可以看看。”

张校长早就准备好了,苏雨瑶倒没什么意见,坐下就拿着东西看起来,虽然她不是真心来支教的,但留下的这段日子,还是想尽可能的尽到自己的责任。

刘宇眼瞅着过去搭讪的钱二柱,碰了一鼻子灰,很是幸灾乐祸。

结果就在这时,校长凑过来小声说道:“小刘,我听一个学生说,张莉莉家里好像出了点什么事,你最好过去看看。”

“她家怎么了?”刘宇有点担心,毕竟那是自己学生。

“具体不清楚,那挺好的一孩子,千万别出了什么事,你第一节课我帮你盯着。”张校长拍了拍刘宇的肩膀。

他挺喜欢刘宇这年轻人的,有干劲,也有责任心。

“那我马上就去。”刘宇就骑了张校长的大梁自行车。

还没到张莉莉的家里,就老远见着了有几个人在她屋前的空坪走来走去。

这些人刘宇认得,都是村子里的一些无赖闲汉,不外出打工,也不干活,平常就喜欢打东家西家的主意,敲点好处。

尤其那个外号叫麻子脸的,跟钱二柱玩的不错,好像还沾亲带故的是什么表兄弟。

见刘宇骑着自行车过来,几人也不做声,根本就没把他这个老师放在心上。

进了堂屋,没见着张莉莉,到了里屋才发现了女孩卷在床上,一个人眼泪吧嗒的在哭。

刘宇看的心疼,喊了声她的名字。

“刘老师。”张莉莉如同见到了救星,爬起来就抱住了他,一边哭着,一边委屈的喊人。

“别哭别哭,告诉老师咋回事,怎么不去上学?”刘宇拍着她的背安慰。

女孩抽抽噎噎,边哭边讲,过了好一会儿,刘宇才听了个大概。

原来麻子脸几人昨天下午就到张莉莉家里,说她家的鸡把庄稼给毁了,是什么国外进口的品种,很贵,要赔偿。

麻子脸整天混吃混喝,根本就不干活,就算家里有两亩地,估计也早卖了,他有个屁的庄稼,纯粹是来找碴儿的。

“我,我妈大清早就去县城里了,明天才能回来,没想到他们几个人就守在这里,不许我出门,我好害怕。”

“别怕了,老师来了。”刘宇温声说着,让张莉莉止住了哭声。

而在外面,几个无赖恶行恶状的坐在大石头上抽烟。

“麻子哥,你说咱们这事儿能成吗?我可是眼馋这娘们好久了。”一个长发青年说道。

“放心,这娘俩都是极品,比城里的那些姑娘还水灵,我可也惦记很久了,了,一定有的玩。”麻子脸笑起来,那张丑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刚刚进去那老师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