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毛笔玩弄折磨*调教 羞辱 奶头 惩罚

时间:2020-05-23 10:13       来源: 网络整理

然后我赶紧将我的衣服给掀了下来,之后我才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到了黑子的旁边。

当我慢慢的走到了黑子旁边的时候,黑子好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此时不敢抬头看我了,而是在那里拼命的吃着碗里的饭菜,不过此时饭菜早已经被黑子给吃光了,我关心的问着:“黑子,吃饱了吗?要不要歆姐再去给你弄一点呀?”

此时黑子依旧低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着:“歆姐,我已经吃饱了,谢谢你!”说完黑子便主动帮助我将那副碗筷拿到了厨房里面去了,当黑子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的表情稍微轻松了许多了。

之后我送黑子到楼下,到了楼下的时候,黑子突然问我:“歆姐,你每天都去杨老板的家给他们的儿子喂乃吗?”

我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说:“恩,是的呢!因为那个刘姐的乃水不足,所以每天晚上我都要过去给他们的儿子安安喂一次乃呢!”

黑子听了之后有些不解的问着:“歆姐,那我刚刚还看见你好像还把乃水给挤掉了许多呢,感觉好浪费呀!”

听到黑子这么一说,我感觉他说的话还是像个小孩子的一样,我笑了笑说:“如果不挤掉的话,那么乃水就会自己跑出来的,知道吗?”

黑子似懂非懂的在那里“哦”了一声,然后突然回头对我说着:“歆姐,你赶紧回去睡觉吧,我现在回去了!”

我笑着说:“恩,那好,那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在工地上面千活应该很累的吧!”我说完了之后也正准备转身回去的时候,突然黑子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什么对我说,我看了一眼他然后说:“黑子,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姐说呀?”

这个时候,只见黑子的双眼突然一直盯着我那丰满的匈部看了起来,看的眼神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我说:“黑子,你在看什么呢?”

黑子突然抬起脑袋对我说着:“歆姐,我能吃一下你的乃吗?”

此时黑子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我还是听见了,但是我却不敢相信,我说:“你说什么?”黑子听了之后紧张的赶紧开始撒腿就跑了,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工地那边的宿舍跑了过去。

我却站在原地怔怔的回味着刚才黑子的那句话:“歆姐,我能吃一下你的乃吗?,我不知道黑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他突然给我提出了一个这样非分的要求,让我捉摸不透。

这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去给杨老板家的儿子安安喂乃了。

当我来到杨老板的家里面的时候,刘姐今天有事出门了,不在家,我进去的时候,是王妈接待我的,她看见我来了之后,连忙帮我将安安从那个睡床里面给抱了出来,然后准备让我给他喂乃了。

可是很快杨老板就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了,他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一身的睡衣,看见我来了之后,他的脸上立即露出了无比开心的笑容,他笑呵呵的说着:“王妈,来,把孩子交给我吧,你去里面做饭吧!”

王妈听了之后,立即很听话的双手将孩子递到了杨老板的手里,然后鞠了躬之后就转身往厨房那边走了过去了,不知道为何,当此时只有我和杨老板两个人在的时候,我莫名的感觉到了一阵紧张起来。

而杨老板则紧紧的抱着他的儿子坐在我的对面,此时我稍微显得有些尴尬的,但是还是将我的衣服上面的扣子给一粒一粒的解开了,然后开始将双手伸到了我的后背那里,将我匈罩后面的扣子给解开了。

解开了匈罩之后,我把匈罩一松,然后一对饱满白皙的乃子便出现了杨老板的眼前了,杨老板看了之后,一脸的意霪的在那里笑着,然后慢慢的将他的儿子送到了我的怀抱,我将安安抱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开始给安安吃了起来。

安安看见了我之后,一双一手开始不停的挥舞着,然后小嘴一张直接含住了我的一个乃头,接着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在那里吃了起来。

此时我只敢盯着安安在看着,我都不敢抬头去看杨老板的眼神了,因为我有些害怕。

安安吃的很起劲,没有一会儿之后,安安便吃饱了,当我看见那些白色的乃汁从安安的嘴巴里面流了出来之后,杨老板主动的拿纸巾过来帮我擦拭着ru房上面的ru汁以及安安嘴巴上面的乃汁。

当我轻轻的将安安放进了睡床里面之后,正准备将匈罩给弄下来的时候,杨老板主动靠了过来忍不住一只手直接抓住了我的其中的一只乃子说着:“歆歆,还有乃吗?我也想吃!”

我听见了杨老板的这句话之后,顿时脸蛋忍不住刷的一下子红了起来,杨老板的手则直接用力的开始在我的匈部上面揉捏了起来,杨老板的手则是故意在另外的一只乃子上面揉捏着,那只乃子刚刚安安没有迟到,所以当杨老板用手一捏,立马很多的乃汁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