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反抗 粗暴 颤抖无助*花珠注射药敏感h

时间:2020-05-21 16:17       来源: 网络整理

我是真被气的够呛的,那林云夕不信也就算了,棠姐还不相信。

棠姐看着噗嗤一笑:“好啦,小傻瓜别生气了,姐相信你,相信你还不成吗?我进去跟她解释一下就行了,生气什么呢?”

我想狡辩,但棠姐推门就走进了房间。

我在外面瞪着,想想还是这个林云夕捣的鬼,真是不想帮她催ru了,只是就这会棠姐已经出来了,对我笑了笑道:“好了,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你进去吧!”

“棠姐,我不想帮她催ru。”我看着棠姐道。

棠姐幽怨的翻了翻白眼道:“傻瓜,生什么气呀,快点进去吧,就当帮姐一个忙好吗?”

“嗯。”听到棠姐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重新进了房间,林云夕见我进来当即就白了我一眼,那态度真的让我不想帮忙,但看在棠姐面子上我还是忍了。

“脱了吧!”我直接道。

林云夕俏脸当即抹过一片红晕,看了我一眼道:“你转过身去。”

我觉得好笑,待会还不会都要让我看到,现在转身过去有什么用,不过我也懒得跟她吵转过了身子。

“好了。”林云夕喊了一声,我转头过来看到林云夕那妖娆的娇躯,心中不禁一颤。

她虽然脾气不好,但这身材真的好的没话说,看的我是一阵热血沸腾,特别是她那紧皱着眉头,眯着眼睛那醉人的样子更是显得十分迷人。

好在从业这么多年,这一点定力还是有的,缓缓走向她身边,伸手摸向林云夕,迅速从身上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用火消毒了一下,当要施针的时候,我正色道:“林云夕,我现在要为你做针灸治疗,贯通你匈部所有血脉,这期间你会…会有点疼,但你必须忍住。”

林云夕睁眼看了看我,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一根针直接扎下林云夕的气户茓/,林云夕身躯当即一颤,发出一道娇哼声,身躯不由跟着摆动了一下,那销魂的模样十分诱人。

我缩了缩眉头,尽量沉住气不去乱想,继续扎针。

第三针下去,林云夕就忍受不住了,呼吸越来越急促,不断的发出骄喘,摇着脑袋:“不…不要,好…好难受。”

我见她要坐起来,慌忙摁住她肩膀。

第四针落向她的ru根茓/。

嗯……

林云夕大喊了一声,整个脑袋往后仰去,瞪大着眼睛。

身子不断的摇动着。

扭头看向我的双眸内也是充满了渴望,我又拿起了银针,正想落针止住她这种难受,不过想到林云夕刚才对我的态度,我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不帮林云夕控制Y望。

就让她难受着,看她怎么办。

我笑了笑,这一针就不扎了,而是朝着另外一边又扎下四针。

“不要,好难受……”这四针扎下去,林云夕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Y望了,不断的摇晃着脑袋,双腿磨蹭着,朝着我喊道:“帮我…帮我…”

看着她娇媚的模样,那不断摇摆的娇躯,我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涌动了起来,心里头也是一阵氧氧的,毕竟我不是啥柳下惠,这么完美的女人就躺在你跟前换谁都受不住。

“帮我,求你帮帮我……”林云夕被浴火驱使之下,完全忘却了害羞,朝着我哀求着。

“帮你可以,但你事后不能怪我呀!”我对林云夕道。

“嗯,嗯……”林云夕如同小鸡啄米的点头着。

身为一名会针灸的催ru师,我太清楚刚才自己施展那八针,会勾起林云夕多大的念头,更了解此时此刻林云夕有多少难受,当然她难受,我也挺难受的,我吞了吞口水,摸向林云夕。

嗯……

就这会林云夕达到了巅峰。

弄的我一手都是,我不由郁闷,这也太快了吧,不过想到刚才自己让她受了那么久的痛苦,也是正常的。

林云夕达到了一种巅峰,跟着一下瘫软在了床上。

我想要继续摸,但此时她全身处于最敏感时候,我必须要帮她催ru。

看了看林云夕湿润的内/库,我咬了咬牙让自己不要乱想,伸手朝着她匈部抓去帮她催ru,刚才我已经用针灸解开了她血脉,这一会配合独特的按摩手法,很快就让林云夕的匈部里面肿块化开。

因为比较多,弄的我是满头大汗,特别是此刻林云夕还是光着呢,我得趴着帮她按摩,总是碰上我的身子,弄的我心里一阵急躁,只能加快速度帮忙其催ru。

随着手法加快,林云夕的哼叫声也越来越大。

哦……

她骄喘一声,直接抱住了我,跟棠姐一样达到了极具舒服的效果,这种滋味只有女人才懂,林云夕一把直接抱住了我,我贴在了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我忍不住也抱住了她。

林云夕又是一颤。

咯吱……

就这会门突然被打开了,棠姐走进来惊愕的瞪起眼睛;“你……你们……”

我们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我慌忙离开林云夕的娇躯,林云夕也是吓的直接坐了起来,慌乱拿衣服穿。

“哼。”棠姐哼了一声跺了跺脚就出去了。

林云夕见到棠姐出去,立马伸手拍了拍我:“都怪你。”

>>>>全文在线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叶茶香 » 挣扎反抗 粗暴 颤抖无助*花珠注射药敏感h

分享到: (0)

标签:丫头我就进一点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