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

时间:2020-05-11 16:35       来源: 网络整理

慕安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被沈宴尘带回了家。

她还有些茫然呢。

居然不是回那个金屋别墅,而是他们曾经的家。

客厅里,慕安年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紧握着手指,“就算你拦着我也没用,我不想生孩子,没人能逼我!孩子在我的肚子里,我有一千种弄死他的方法。”

沈宴尘紧握着拳头,青筋暴起,脸上带着怒意。

可旋即想到了什么,走到她的面前,蹲了下来,双手握起她冰冷的手,“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不能再失去这个了。答应我,好好地把他生下来,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慕安年猛地将手抽回,神情寒冽,“你疯了吗?生下这个孩子,要他做一个私生子吗?这就是你说的好好照顾他?”

“我不会让我们的孩子做私生子的。”

“那你又能如何?”慕安年故意刺激他,“你别忘了,你还有位娇妻如今病怏怏的在医院里躺着等你娶她呢!你要我生下这个孩子,你想左拥右抱吗,她怎么办?”

沈宴尘眸色一沉,脸上浮现阴鸷而沉重的表情。

“想要我生下这个孩子,好啊,你把她从这里给我赶出去!赶的远远的,别再让我看见她!而且你还要跟我复婚,把慕氏还给我!你做得到吗?”

慕安年冷冷的看着男人,勾唇笑着。

沈宴尘沉默着,不发一语。

“呵,做不到吧。你放不下金钱,放不下你的情人,放不下对慕家的仇恨,你有什么资格要我生下他!”

沈宴尘紧紧地捏着手指,神情坚定,“你必须生下来,其余一切都交给我……”

她圆目怒瞪,冷笑着说道:“好啊,我给你三天时间,拭目以待!”

……

当晚,姜恋便出院,来到了慕安年的卧室门口。

“来人,把这里给我收拾干净!什么不干不净的都给我弄进来,难道不知道谁才是这家的女主人吗?”

姜恋指使着佣人上前,可慕安年一个眼神过去,佣人们都止步不前。

“姜恋,这房间是我的,纹丝未动。可见,你这个女主人也没什么用……”

佣人们见状,便自动退出战场。

这一句话就扎在了姜恋的心上。

但是她故意说道:“哼,那是因为宴尘说了,这间卧室被你弄脏了,根本不愿意住在这里!我们住的是另外一间卧室,毕竟我们可不想睡在你的床上……那样会扫了兴致的……你懂的。”

疼。

五脏六腑都疼。

慕安年苦笑着,“那你们不如搬出我慕家的别墅吧!”

“什么你们慕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宴尘的,属于宴尘的,就是属于我的!”姜恋挑衅着说道。

“你……你敢沾染我们慕家的一分一毫,我不会放过你!”

“你不放过我又如何,反正有宴尘保护我,你知道他有多爱我的,这么多年他心里也只有我一个人,你只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知道吗?有点自知之明吧。”

“摆设?摆设还能怀孕吗?”慕安年撇嘴不屑的说着,“姜恋,他没那么爱你,如果真的一心一意爱你,怎么会娶我,怎么会跟我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怎么还会勾搭小明星小嫩模?你真以为他为你守身如玉了吗?”

姜恋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恶狠狠地看着她,“他不过把你们都当是我的替身罢了!就算你怀孕又怎样,这个孩子,会跟上个孩子一样,不得好死的!”

慕安年听闻,瞪大双眼,扬手便是响亮的啪的一声。

“不得好死的人是你!”

正巧在这个时候,闻声赶来的沈宴尘看到了这一幕

姜恋立即扑到了他的怀里,柔柔弱弱的哭诉着,“宴尘,她又打我……她恨我和你结婚,就诅咒我不得好死……我看我还是永远躺在床上醒不来吧,也不会碍你们的眼了!”

“小恋,别说这种话,我先带你回房间休息下吧,你身体还不舒服。别站久了……”

姜恋乖巧的倚靠在他的怀里,柔声道,“我没力气了,宴尘,你抱我回去吧。”

沈宴尘看了看姜恋,便将她搂着带走了。

临走前,姜恋还回头得意的冲慕安年示威。

慕安年的心都碎了。

他从头到尾,可曾看过她一眼?

沈宴尘怎么还有脸让她生下这个孩子?

难道要让这个孩子跟她一样受苦吗?

生下来,便是苦难的开始。

沈宴尘把姜恋带回了房间,轻声问道:“怎么出院了?”

姜恋将他紧紧地抱住,低声说道:“我不想让你一个人嘛……我想你……想的厉害,所以坚持要回来陪你!”

“宴尘,今晚别走,留下来吧。”

沈宴尘一动不动的沉默着。

姜恋抬起头来,神情魅惑,“我们早该在一起了,不是吗?”

说着,便将香唇凑了上去。

辗转亲吻着,沈宴尘却仍旧发呆似的,毫无反应。

姜恋微微咬着唇瓣,渐渐地褪去所有

小说文学

的衣裳。

夜深了。

灯光也暗了。

慕安年站在阳台上看着那间房,颤抖着裹紧了披肩。

她在冷风中站了许久,直到全身僵硬,腹部隐隐不舒服,才决然转身。

第二天,她并没有看见沈宴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