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腿伸大点我要进去:叔叔加油再深点

时间:2020-05-11 16:33       来源: 网络整理

在我20多年的人生中,我一直都在等待王子的出现,我一直以为是他,没想到也会是她。

我一直对“旅途中的缘分”有一种期待,虽然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去年小长假,和家里发生了争执,应该说是我从小到大的梦魇,无论是在我快乐还是痛苦时,都会给我致命一击。我已经不是留学时、亦或是刚上班时有充沛薪水的我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需要花费好大的决心。因为月光的我已经递上了辞呈。



经过几番挣扎,我还是买了去T城的机票,准备去找我的朋友顾千。她说,这几天我的另外一个朋友也会和我们一起玩。我悄悄地问了一下:是女生吗?(心里当然希望答案是男生)。她说“是个T哈哈哈”,很nice的一个T。虽然对T只有零点零几分的关注,但可能心总是最了解自己的。我打趣地问:帅吗?她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曾经帅,但现在已经胖成了“大妈”。我

小说文学

小小失落了一下。

下了飞机,放了行李,走在T城宽阔的“渺无人烟”的马路上,地上已经开始有了落叶。刚从南方过来穿着短袖的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因为天气预报说,T城这几天的温度和南方一样,我信以为真地只备了短袖。然后开了导航,开始寻找和顾千约定好的咖啡馆。我一边走一边数着路上零零落落的门店。它们藏在矮矮的木栏后,不华丽也并不小资,但却吸引人想要进去坐一坐。

走了几次回头路,终于找到了M店。我紧张又有些兴奋地走了过去(因为即使现在较为开朗的我,也始终没有学会在陌生人面前真正地放开)。


穿过一排高脚椅,往里走,看到他们围在中间的长形桌边。他们,对,还有一个女生。顾千照例拿着一本书,还是一本关于互联网不知所云的书。我凑过去看了看,一句话捋了几次都没看懂,索性坐了回去。

顾千不是始终有话,不想说话的时候会静静看书或者玩手机,我一般静静地呆在一边。但现在……麻烦的是,还有别人。“ 哦 ,” 顾千好像突然想了起来,“ 忘了介绍,这位是我同学。” 我这才敢转过身来看她,她就坐在我的右手边。

她有着好看的眼睛、很深的双眼皮,还有若有若无的婴儿肥,大概这婴儿肥就是顾千口中的 “大妈特征” 吧。不帅但是很好看,大概就是,如果留着长头发就会是个大美女。不过,确实还是一张英气的脸,穿着简单随意的卫衣。点了一杯拿铁,开始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废话。气氛着实尴尬。因为,她似乎也是见了生人会腼腆的性格。

万幸的是,我和她有着相同的糟糕的职业。终于抓到一个可以共同吐槽的点。但是更多的,还是他们用北方普通话讨论着那个女生 “是否结婚” 的话题——和男友走到了要不结婚要不分手的十字路口。

为了礼貌,我偶尔接话时,会故作淡定地望向她的眼睛,但下一秒就会马上转移。连咖啡都没法拯救我的沉默,因为真得很难喝。

那天我们(纠结于结婚的妹子走了)逛了传统街市,去了学生们爱去的商场,晚上一起绕着护城河散步。

我总是躲在顾千后面,可能是莫名的羞涩,但大部分还是我和顾千相处的习惯,她宽大的身材(2333)总是给我一种安全感,以及,我沉默时,她不会刻意找话,我讨厌这种刻意。


记得前几天刷知乎,看到一个女生形容她尚未成年时第一次和她先生相见的场景。他们在天台上聊天,她说可能因为加了回忆的滤镜,她记得那天他好香,连空气都是好闻的。

那天也一样,连空气都是好闻的,她带来了一个卫衣,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在北方夜风中穿着短袖的我。就像她说自己直男一样,嗯,衣服果然也直男。


第二天晚上,Y要参加家庭聚会,于是只剩下了我和她,她带我吃了当地人才知道的小食店(但菜价真得好贵)。她说你随便点,既然来了T城,当然要把当地菜都吃一遍,吃不了就剩下。

既不是男生显阔绰的表情,也不是对远道而来陌生人的客套话,很认真的表情和眼神,突然有种只有异性才能给我的安全感,比异性还要温暖,因为往日的温暖总来自中央空调,安全、但明白不属于自己。

吃得开心,聊得开心,虽然时不时地会冷一下场。我们真得很努力在吃了,但真得吃不完。


吃完饭我们决定去桥那边还需再走一公里的桌游店。别人的青春也许都是时间串联起来的相册,而我只是胶片机里零零落落的几个清晰、但有古早感的片段。这座桥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