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拍打撞击出黏腻水声:我与留守的农村妇女

时间:2020-05-09 17:57       来源: 网络整理

“叶氏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黎非夜先开口说话,打破了僵局。

“我需要回去跟苍墨商量一下。”叶沐暖觉得心好累,她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很多事情还不懂,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虽说没有黎非夜的公司大,至少也是几千人,管理这样一个公司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谈何容易。

“尹苍墨,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小白脸。”黎非夜的脸色一黑,方向盘一转来了个急转弯。

“至少他比你开车稳。”叶沐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又戳中了黎非夜的爆点,反而火上浇油。

黎非夜的剑眉拧起,声音里染了怒意,“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提起他的名字。”

叶沐暖扁了扁唇,这个男人的心情还真是阴晴不定。

下车后,叶沐暖捂着自己受伤的小胃,直冒酸水。

黎非夜看了她一眼,熟视无睹直接进了屋子,叶沐暖晕晕乎乎的跟了进去。

“你,你先等一下,先把公司的事情说清楚。”叶沐暖伸手扶着黎非夜的后背,断断续续的说,这车飚的!

“不知道。”黎非夜的眼底浮着碎冰,淡淡的扫了一眼叶沐暖,便准备回房间。

叶沐暖挡在黎非墨的面前,猫眸浮着浅笑,却并不善意,“黎非夜,叶氏的危机是真的经营不善,还是你引我入局的陷阱?”

“就你这种智商我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引你入局?叶沐暖,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只要我愿意,叶氏明天早上便会易主。”黎非夜气极反笑,大步走上楼,侧身看了眼跟过来的叶沐暖,以为她要跟自己一起进房门,就稍稍放慢了脚步,但是叶沐暖只是嫌弃的看了眼所谓的婚房,就直接转身去了另外一间房,离这边远远的。

黎非夜用力地捶了下门,面色阴冷的进了房间,将门摔上。

床单早已经换了新的,这是黎非夜的习惯,家里的床品就跟宾馆里的一样,每天必然要换上新的。

自己坐在地上,从床头柜里拿出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扎着长长的马尾,眼睛弯弯的,笑容能暖到人的心里,黎非夜看着照片,嘴角温暖。

十年未见,没想到,再见面竟是用这种方式。

叶沐暖回到房间后,便将门反锁进了浴室,陌生的地方,让她浑身充满了警惕。

窝在满是泡泡的浴缸里,思维开始放空,今天开始她就是黎非夜的妻子了,那个红色本子上彼此缠绕的两个人,明明是彼此憎恨的人,却非要绑在一起,这就是命吧。

宁愿想杀,却不肯放下。

叶沐暖就在浴缸里泡着,直到水温变冷才开始回神。从浴缸里起身,才想起自己没有拿浴袍进来,叹了口气一身湿漉漉的推开浴室的门准备出去。

正对着浴室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双腿交叠,神情慵懒。修长的手指夹着高脚杯,里面猩红的液体轻微摇晃。狭长的丹凤眼在看见叶沐暖出现的时候明显的眯了眯。

叶沐暖迅速躲回浴室里,只探出一个脑袋,气鼓鼓的瞪着黎非夜,“你是怎么进来的!”

黎非夜的薄唇抿了一口红酒,薄凉的开口:“走进来的。”

叶沐暖都快跳脚了,“我说的是我明明反锁了房门,你是怎么进来的!”

“呵。十年不见脑子变笨了。”黎非夜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钥匙丢到叶沐暖的面前。

叶沐暖咬了咬唇,看来她的功课做的不太够,第一回合失败了就算了,这第二回合还没厮杀就败下阵来。

沙发上的男人优雅的起身,迈着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叶沐暖抓着门把手,指节泛白,“黎非夜,你别过来。”

黎非夜细长的眼角挑起一丝薄笑,染了灯的昏黄,身体前倾,将叶沐暖夹在自己和门板之间,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唇瓣,“明明这么害怕为什么不肯低头。”

叶沐暖轻轻往后退了退,“那你呢,那件事已经十年了,还是没办法忘记吗?”

黎非夜的目光骤然阴戾起来,大掌用力的将浴室里全裸的叶沐暖拉了出来。

“黎非夜,你要干什么!”惊恐的声音,在这一刻是没有办法掩饰的。

黎非夜似是没有听到叶沐暖的声音,大力将她丢到穿衣镜前,单手把她按在镜子上。

叶沐暖挣扎着,却被他死死的按在镜子上,他的左手用力的扯掉衬衫,露出精壮的肌肉,以及左侧腰间的浅色伤疤。

蓦地,将叶沐暖的身体背对着自己,右手死死的扼住她的下颚,逼着她看着镜子,另一只手轻轻抚摸过叶沐暖的腰间,那里有一条跟他相同的疤痕,颜色稍微深一些,但是长度却是出奇的一致,“叶沐暖,这些都是拜你所赐,想让我忘记,除非你死!”


大掌用力的抓上她的那条疤痕,惹得叶沐暖狠狠的皱眉,她从他的眼底看见了恨意,浓如墨。“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你就会忘记了。”

水漾的猫眸盯着黎非夜的黑瞳,浅浅开口。

“你舍得死吗?呵……”口气里明显的嘲讽,却带了兽一般的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