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塞着棒今天不许拿出来:五个闺蜜的疯狂互

时间:2020-04-25 11:19       来源: 网络整理

萧先生抱着酒,站在那里。



这是平常的夜晚。


萧先生靠在便利店前的柱子上,一边吃着刚买来的饭团,一边无意识地环视着四周。街道依旧,路过的人好像也和昨天一样,不禁让人怀疑时间是否真的流逝。走在说着笑着的三口之家面前,那个孩子撒娇地说明天是星期六,说要被爸爸和妈妈带去玩。父母笑着回应,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可能是今天是星期五,萧先生有些泄气地拿出手机看。我这周的工作做得很好。周末不会加班吧。去买酒吗?追剧早就更新了,边喝啤酒边看得开心,喝酒也能睡着,明天也不必早起……去买几瓶吧。


敲着几口饭团,顺便袋前的扔到垃圾桶里,科尔先生打开门,酒类区,拿了几瓶酒,转身,看到了萧小姐的左前方,全身黑衣的女人是什么的熟悉感科尔先生不禁看的眼睛来看,她也正好侧卧,头撞在一起,她的眼神。


一睁开眼睛,脑海里果然浮现出那个女人。


萧先生躺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的脸。穿着黑色衣服。脸像影子一样融成了黑色。


真是奇怪的事情。这是日常生活和奇妙事物的集合。萧先生坐起来了。像冰箱和阿卡的肚子一样空荡荡的,可以出去吃东西,打开楼梯,遇见楼梯的是昨晚的女黑。


脚一停,脑子里一片空白,呼吸也跟着乱了。她走近萧小女,对她微笑。


“你好。”

萧小姐使出浑身力气,勉强从牙缝里挤出回应:“你好。”

直到点完单,萧小姐也没弄清楚现在的情况,太多的疑问让她难以开口。踌躇一番刚打算询问时,又被叫餐的声音打断。

在打完招呼后,又鬼使神差地邀请那个女人去吃午餐,更加糟糕的是,由于对附近餐馆的不熟悉,最后只好选择了随处可见的快餐店。距真正午餐其实还有段时间,本可以耐着性子慢慢找,但慌乱的萧小姐只想找个地方迅速坐下(不然的话,她大概会晕倒,因为各种复杂的情绪)。

将两人点的餐取来后,气氛再次陷入沉默中,好在有了食物掩护,不至于太尴尬。萧小姐撕开糖包,把整包黄糖倒入牛奶里,用搅拌棒把牛奶上的笑脸搅得面目全非,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女人。看着她把汉堡掰开,用纸巾把面饼上面的酸奶油擦去,再把它合起来,开吃——这跟她平日的吃法如出一辙,除了惊讶外,原本对她莫名的亲近感又增加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样想着,萧小姐开了口:“那个……”,却被打断。

“好久不见,萧筱。”

萧筱?没错,这是她的名字,陪伴了27年,学生时代印在点名册、学生证上,现在出现在公司员工名录、工作牌上,外出取票写在身份证上,回老家时被父母长辈叫着,除此之外的大多数时间,她只是“萧小姐”。

她知道她的名字,这又说明什么呢?“好久不见”是说她们之前果然见过么,那种熟悉感并不是错觉了?

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萧小姐摇了摇头,这种时候不该

小说文学

妄想。她们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透过窗户直直地刺进来,萧小姐的旁边,那个女人的旁边,全都惨白一片。萧筱皱起眉头,她讨厌太强烈的日光,而且没有影子,让人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太阳刺穿了一样。

脸庞被阳光照得发烫,萧筱低下头,瞥见桌旁的地板,又猛然抬起头.

“你也是吗?”

走出门,光线如箭般射了过来,萧小姐条件反射地闭上眼又睁开,在瞬间的黑暗中,她的身体堕入深渊,又被猛得拉回原地。无关紧要的往事也被带了上来,脑子没有征兆地陷入了回忆。

大概二十年前,她还小的时候。那时的生活比现在还要无趣些。那时她有一对不大成熟的父母,比起照顾她更喜欢自己玩乐。绝大多数的周末,她被带到别人家里,妈妈去打牌,她则把手上一本漫画书翻来覆去地看。可以看电视,但那时的电视往往广告比任何节目都要长。有时,她被爸爸带到单位里去,爸爸给她租些碟片放动画,帮她放好就自己去找人玩了。动画很好看,但对一整下午而言还是太短。那时的萧筱已经明白,“无聊”是生活的常态。

没有玩具,没有玩伴,更不会有学习这种意识——对于六七岁的萧筱来说,能想到的打发时间的方式只有在灰色的院子里不断旋转,像时钟一样走上一圈又一圈,把每个角落都探索一遍,转到天色渐暗,妈妈下桌,爸爸来接。

不能到街上去,会很危险;不能走太远,会走丢;不能和陌生人接近,会被拐跑……萧筱是个乖孩子,大人们都这么说。乖孩子也会寂寞,大人们都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