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互相摸了*摄影师黄文摸逼吸奶

时间:2020-03-26 11:40       来源: 网络整理

娇笑一声,“这个我知道,老哥耕地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在这时,苏小纯端着鸡汤走了出来,“爹爹,兰姨,喝鸡汤。”

“小纯这孩子真乖,苏大哥以后有福气了。”

说完,王秋兰很是随意的在老苏大腿上拍了拍,然后看着苏小纯,“快吃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兰姨。”

苏小纯乖巧的点点头,端起鸡汤,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见状,王秋兰搭在老苏腿上的手猛然向上滑去,一下盖在鼓囊囊的裆部。

“妹子……”

“苏大哥,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苏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苏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王秋兰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女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苏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王秋兰欲仙欲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苏的反应后,王秋兰抿嘴一笑,“苏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苏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王秋兰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苏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苏正常吃饭,王秋兰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苏小纯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爹和王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苏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王秋兰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小帐篷,很是显眼。

幸好苏小纯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王秋兰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苏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苏浑身一颤时,王秋兰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坚挺。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小纯发现?

想到这里,老苏转头向王秋兰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王秋兰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苏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王秋兰,老苏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王秋兰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苏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苏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王秋兰眼波流转,娇笑一声,“苏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王秋兰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秋兰和老苏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王秋兰,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苏小纯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苏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苏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寡妇,老苏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王秋兰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看,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嗯……”

要害被袭,王秋兰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苏小纯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爹爹怎么和秋兰婶子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婶子,你和我爹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苏和王秋兰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你这孩子,赶紧吃你的饭!”

老苏训斥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王秋兰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苏小纯发现,老苏没敢乱动,可是王秋兰却不打算放过他。

三摸四不摸,把老苏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苏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王秋兰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王秋兰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苏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苏准备再进一分时,王秋兰突然娇喘一声。

“婶子,你咋了?爹爹,你咋又和我婶子坐的这么近?不嫌热的慌吗?”

说完,苏小纯疑惑的看着王秋兰,“婶子,你脸咋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苏,“爹爹,你快给我婶子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叫她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老苏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婶子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我婶子坐这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