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大炕上罪恶: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

时间:2020-03-26 08:37       来源: 网络整理

哀求变成了呻吟,秦梅娇躯猛然紧绷,她低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公爹已然将她的顶翘的前端含到了嘴巴里。

刘江抱住秦梅的一团饱满,又大又软,而且皮肤光滑弹嫩,他兴奋的揉搓着,只见那饱满的柔软就好像一个大面团,在他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

同时他的嘴里也含着,用舌头不断的拨弄刺激,明显能感觉到上面的褶皱,而且还在不断变大,慢慢硬了起来。

刘江轻轻用牙咬住那里,还没有发力,秦梅就扛不住了,张开小嘴急促的哀求:“不要……哦……好疼……爸……你看看你儿子啊……他就在咱们旁边……咱们怎么能做这种事……呜呜呜……”

“乖儿媳妇,没事儿的,我儿子不会怪咱们,我这是在帮刘家传宗接代呢!”

刘江抓住秦梅的两团柔软疯狂揉搓,看着自己儿媳妇哭泣的时候也那么美,下面那地方,反应更加剧烈了许多。

他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来,然后对着儿媳妇的两腿间一阵乱顶,着急的想要进去。

但秦梅对他很抗拒,手一直捂着那里,被他顶了两下弄得有些疼,下意识的抓住了那作恶的大家伙。

好大!

秦梅惊了,整个人都是一颤。

她见过老公的那个部位,也尝试过被弄进去的滋味,可无论是尺寸还是硬度,完全不是自己公爹的对手!

此时她必须双手才能抓住那大家伙,而且那东西滚烫的就像是一根烧红的烙铁,上面青筋暴起,摸上去很是狰狞!

秦梅到底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三十多岁欲求不满的女人,本来反抗强烈的她,摸到公爹的那个地方,瞬间心脏狂跳,娇躯软如面条。

而且她很羞耻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不停的痉挛,似乎是期待着这个大家伙进去,甚至水流不停,滴落到了床上,屁股下面的床单早已经湿了一大片。

不由得,秦梅轻轻扭动着肥臀,甚至一双小手也无意识的抚弄着公爹的那里。

当然,她更想的还是让男人进入自己空虚的下面。

刘江没想到儿媳妇表面那么抗拒,实际上也是个骚货!

而且这女人的小手摸和自己弄就是不一样,那冰凉却又柔嫩的小手掌,给刘江带来了强烈的刺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一头老公狗一样,压在儿媳妇身上,气喘吁吁说道:“乖儿媳,别着急,我这就让你知道做我刘家的女人有多舒坦!”

秦梅双手还在抓着男人的那里,但她的两只小手都不能完全抓住,所以刘江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好几年没被滋润的神秘地带,终于迎来了第一个访客,粗暴的就闯了进来……
 

啊……”

秦梅哀鸣一声,没想到自己公爹这么大,自己明明不是什么黄花闺女,竟然也撑不住,下面被撑得要裂开了一样。

而且这还是因为她拼命阻止着公爹的全部进入,只能进去一个头部,否则她会更加痛苦。

秦梅慌了,她害怕自己今天会被公爹干死在床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公爹,访客也连带着被拔了出来。

但从那里离开的时候,竟然发出‘啵’的一声,足可见刚才有多么严丝合缝。

刘江本来就在床边,被推开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那个部位直直的朝天竖着。

秦梅第一次看清自己公爹狰狞的大家伙,顿时面红耳赤,心中更慌。

她在想自己婆婆怎么承受的了这东西,连忙光着屁股进了浴室。

坐在浴缸边缘,惊尤未定的拍打着胸口,羞臊的想着刚才自己竟然和公爹差点弄了那事儿,而且还是在老公的床上!

她觉得自己很下贱,也很放浪,可想着想着,又不自觉的想到公爹那根大家伙,她红着脸低头看了一眼。

只见刚才被公爹撑开的地方,因为没有异物了,正在一点点的合拢恢复,重新关上了大门。

秦梅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空虚,她竟是怀念起刚才公公在里面的感觉,那饱涨十足的快乐,让她心跳加速,下面又开始流水。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

小说文学

情!”

秦梅心中暗骂自己太放浪,可下身的空虚又一阵阵冲击着她的心灵,伸手去拿花洒,想要用凉水冷静一下。

谁想到一不小心,竟然滑倒在了浴缸里。

“啊。”

外面正等着不知道该怎么跟儿媳妇解释的刘江,听到动静赶忙跑过来:“梅梅,你怎么了?”

说着,刘江就来开门,却发现门锁着。

秦梅听到公爹的询问,红着脸不想开口,她要怎么说?

难道说自己发情了,想要冲澡,一不小心摔倒了?

刘江听到浴室里没动静,吓坏了,一脚将门踹开,跑进浴室一看,发现自己儿媳妇正躺在浴缸里,一双玉腿却耷拉在外面,微微分开,可以清晰的看见儿媳妇那湿的不像样子的地方。

“梅梅,你这是干嘛呢?”
 

秦梅耳根子都红了,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可浴缸滑的很,竟然没站起来,只能哭着说道:“爸,你别看……求你别看了……”

刘江板着脸:“我这不是担心你出事儿吗!”

秦梅哭诉:“我知道,可是……您能不能给我个浴巾啊。”

刘江装作没听到,关心的问道:“你没摔伤吧?”

不问还好,秦梅听到公爹的话,还真感觉尾椎有些疼痛:“爸,我摔到尾椎了。”

“什么?那可不是小事儿,当初我儿子不就是伤到尾椎才植物人的吗!”

刘江大吃一惊,立刻跑过去将秦梅抱起来。

秦梅也吓坏了,她可不想变成植物人,慌忙说道:“爸,咱们去医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