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的黄文阅读:肉肉小短文300字左右

时间:2020-03-25 12:26       来源: 网络整理

我毫不客气地在她两腿上游走,从脚踝到大腿根,每一寸肌肤都被我地掌心触碰过,当靠近她两腿之间时,我就会故意加重力道,惹得小雅娇喘出声。

“小雅,你怎么这个时间在家?”

专心揩油之余,我还不忘问这个关键问题。

“别提了,天气太热了,我去给客户送文件回来路过这,想进来冲个澡再走,这不……”

她耸耸肩,一副无奈的样子。

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总感觉她还有事瞒着我。

“孙叔,你这手法可以啊,要不给我做个全身按摩吧?每天上班实在累得很。”

小雅一张俏脸凑上前,挑眉问我。

我愣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她的企图,这妮子不会是在勾引我吧!

来者都

小说文学

是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你裹紧点身上。”
 

我假装正经地嘱咐,还没说完就看见小雅乖乖趴在床上,一副任我宰割的样子。

下面早就蓄势待发,我真想立刻扑上去把她惩治一番,但总觉得差点什么,想等等再看。

我年轻时学过按摩,也懂点穴位,于是很快将她“伺候”地舒舒服服。

按摩过程中,我故意将浴巾推掉,小雅整具白嫩的身子就展现在了我眼前。

天色渐暗,屋里光线昏暗,气氛逐渐暧昧起来。

“好疼,轻一点……”

她时不时发出魅惑的叫声,我身体里越来越火烧火燎。

我几乎摸遍了她全身,最后在她饱满的臀部逗留,我先是揉捏了一下,在她没有异样反应后我动作幅度逐渐加大,变成肆意揉捏。

“啊孙叔,你太棒了……每天上班坐的实在累,真舒服……”

小雅发出销魂的叫声,我不由得联想有多少男人泄在她的夸奖里。

“还有更舒服的,你要不要试试?”

此时不干非君子,我满脑子都是想挤进她的柔软里,已经顾不上是什么陷阱不陷阱了。

而且问这话时,我已经爬上了床。

她微微拱起身子,竟直接将我幻想的部位对准我的腰身!

“这样是会更舒服吗?孙叔?”

她声音妩媚至极,这就是个狐狸精!我现在已经断定,她就是要勾引我!

我侧目看向试衣镜,这个位置正是那天秦雪趴过的地方!

镜子里小雅咬着手指神情迷离,姿势更是令人心痒难耐。

我三两下脱掉裤子,一把扶住小雅的腰身。

“对,孙叔帮你做个深度按摩,保证你全身舒畅!”

我大手从下向上滑。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理智考虑,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为什么来勾引我了,我只想将十几年的寂寞都发泄在她身体里。

“那就赶快开始吧,人家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小雅紧紧抓住床单,挺了挺身子更靠近我的腰间。

“秦雪要知道你这样,肯定不会把你带回来的!”

我冲着其中一只浑圆“啪”地打了一掌,力度不大但足够她舒服一会。

“啊……孙叔你真讨厌,还不是秦雪把你说的那么厉害,让人家都好奇了呢,人家还从来没试过六十岁的叔叔呢……”

小雅主动往我身上蹭着,也说出了她这样做的原因。

我心中顿时明了,原来是秦雪把那天的事告诉给了她啊……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好奇害死猫?一会我就让你后悔,你不该这么好奇!”

我轻笑一声,便伸了进去。

小雅身子一颤,被我突如其来的进入惊震到了。

根本不等她反应,我抓住她的水蛇腰开始前后晃动起来,久违的温热感一遍遍冲击着我的大脑。

万万没想到,秦雪带回来的帮手竟解决了我十几年的困扰。

“慢点,叔叔慢点……”

 

小雅从一开始的魅惑变成了求饶,镜子里她的蜜桃乱颤,只能靠我的双手稳住它们。

她发丝凌乱地披在肩头,我时不时撕咬她的耳垂,让她很快就意乱情迷起来。

接着我把她翻过身来,两条腿被我高高抗在肩头,她只能紧紧抓着床头柜才能保证不会掉落。

“深入按摩舒不舒服?”

我一边冲刺一边询问,小雅脸蛋绯红,时不时咬住下嘴唇,已经没有力气回应我了。

接连一个多小时,我和她换了好几个姿势,把之前想和秦雪做的事全都实施到了她身上。

直到最后我还是雄赳赳气昂昂,小雅祈求我停下,并答应用樱桃小嘴帮我,我才勉强放过了她。

两人躺在床上,小雅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我却容光焕发,仿佛开始了第二次青春。

现在的我,比年轻时候精力还旺盛,这是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探寻身体的奥秘,只觉得男人的尊严又回来了。

让这些小妮子看不起我,早晚都会征服她们!

小雅擦了擦嘴角的不知名液体,有气无力地站起身。

“孙叔,要是秦雪知道你这么强大,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她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清洗身子,白皙的皮肤上被我按摩地都是粉印,一时间没忍住我再次跟进去和她来了两次。

等我离开秦雪卧室时,小雅已经累得睡着了。

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的我,约了三两好友准备出去聚聚,至于秦雪回来她们怎么沟通,我已经没那么好奇了。

和往常一样,我与老李约在了烧烤摊见。

“老孙,你可算来了。咱们先搓一顿,晚些我家里约了一堆朋友一起来两把,上次老张赢得钱,我今天可得赢回来!”

我与老李已经认识了多年,此人为人好爽,做事向来不遮遮掩掩,两人勾肩搭背走入烧烤摊。

“阿倩,老菜单。”老李转身向烧烤摊老板娘招手。

年轻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在这里搓一顿,如今也与老板娘认识七八年了,私底下我们都叫她阿倩。

阿倩一手托着烧烤盘,一手拿着四瓶啤酒,走到桌前。

虽然在烧烤摊呆了多年,可阿倩身上一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明明刚刚碰过小雅可是腹部的燥热却又起了上来。

“你们两个,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许久没来了,一来就色眯眯地看着老娘,一个个怕是想被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