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顶破还是一次进去*芭蕾舞学校性混乱

时间:2020-01-28 14:51       来源: 网络整理

门缝里,只见老李把沐浴露擦在身上,一脸惬意地享受着沐浴露给他带来的温顺,手掌抚摸过全身,最后停到了小珊最期待看到的地方。

小珊吞了吞口水,没想到老李身材那么好!

这时,老李突然回过头来了,对着门口道:“小珊,是你吗?”

小珊突然诈惊一下,整个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她才发现到自己光明正大地在偷看,还被老李发现了,一时间窘迫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正当她手忙脚乱之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脚步声逐渐靠近,最后停在了她的门前。

“咚咚咚!”脚步停下之后,就是一阵敲门声,在宿舍楼里显得非常突兀,小珊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都大半夜了,还怎么有人来找她?莫非是她带人来洗澡的事情被发现了?

小珊不敢应声,而浴室内的老李,也听见了敲门声,急忙把身上泡沫冲干净,穿上衣服走了出来。

小珊脸色通红,不敢抬头看老李。

老李见小珊的难为情,安慰她道:“先别管这件事了,我相信你也只是不小心路过,我天生敏感,虽然发现了,但你又没看多少。小珊,你先看看外面是谁。”

文学062451076194.jpg

小珊见有台阶下,急忙解释:“我刚刚是想去关窗户,真的是不小心路过。”

老李点头表示相信她,“这件事我相信你,你不用担心。现在你快去看看外面是谁,是不是找你的,都那么晚了怎么还有人。”

小珊点点头,觉得老李太善良了,他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对她要求些什么,但是,老李就是把她完完整整的放回去了。

她忐忑的走到门前,此时,敲门声又再次骤然响起,刺穿他们的耳膜。

“谁啊?大半夜的还来敲门。”小珊装作语气微微不耐烦的样子。

那边沉默了片刻,小珊和老李都以为人走了,还以为是哪个走错门的人。

岂料,打开门一看,一个传着医生制服的男人,双手绕在膛前,死死盯着小珊看。

小珊顿时被吓到了,脸色骤变,话也语无伦次起来:“科……科长,你怎么来了。”

科长?

老李一听就知道外面来人是小珊上司了,他这时候出去也不是,躲着也不是。

出去的话,小珊美女肯定会被落个跟他偷情的罪名,而不出去的话,他的女儿还在等着他,老李此时是真的左右为难。

科长带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身躯略显肥胖,用粗犷的声音指着小珊鼻子骂:“今天是不是你值班?你怎么跑宿舍来了?电话不接,还得我亲自来找你,是不是不想在医院待了?”

小珊急忙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有三四个未接电话,再一看科长的怒气冲冲,她就知道自己闯祸了。

“李芸芸从急救室出来了,病人家属呢?你怎么不看住?难不成又给我一个要赖账的病人?你登记他资料了吗?他要是人不见了,我上哪找他去!”

“夜班都值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你是干什么吃的,坐在那看个人都看不住。”

科长骂的口水沫子四溅,小珊头本来就埋得很低了,此时更加低了,窘迫地跟生怕有人看到她一样。

老李在里面听着科长对小珊的臭骂,很想出去解释一下,但是他一出去,场面肯定会更加混杂。

科长竟然把他当成了不想付医药费的老赖,连着无辜的小珊一起骂,若是再出去添乱,指不定出什么乱蛾子。

科长还骂了几句,小珊才悠悠开口,用一种非常细小的声音道:“病人家属姓李,已经挂号了,我可以联系到他。”

听到这句话,科长起初还以为小珊在撒谎,但是看她平时就比较老实,在这件事上指定也不敢撒谎。

于是命令道:“天亮以前把他找回来!还有,现在赶紧去值班!”

说完,科长给了小珊一个白眼,扬长而去了。

小珊一脸委屈与郁闷的回过头,才发现老李一动不动看着自己,那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有对她的怜悯与同情,掺杂着浓厚且复杂的歉意。

老李叹了一口气:“唉,都怪我。小珊妹子,我女儿醒了,我们先过去吧,这件事我改日再找个时间跟你道歉。”

小珊虽然心情跌到了谷底,还是体谅老李见女心切,带着他照着来时的路又走过去了。

医院的病房,来了几个病人登记完资料就走了,老李看着病床上满额头大汗的女儿,非常心疼。

胃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女儿是长期不按时吃饭和作息不规律才落下了那么大的病患,而他身为一个父亲,直到现在才知道,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他正想着,病床上的李芸芸就睁开了眼睛,忍着腹部剧烈的绞痛,伸手拉住了老李,轻轻喊道:“爸爸。”

老李手挽住了李芸芸颤抖的手,爱惜的拿在手掌间轻轻抚了抚,很是心疼地看着她。

“芸芸,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没好好关心你,都是爸爸的错,你有胃病我都不知道,爸爸以后一定好好保护你。”